黑羊_离当场去世就差那么一点

喂,呼叫总部。咩星人1007号已经登陆地球,准备执行侵略人类A计划。

【MHA/胜出】死囚笼 03

 
  故事发生初始就是两人暧昧前提。 
   
  职英咔×医科大学无个性久,胜出only非黑化出久 
   
  文章前提:淤泥事件因为某些意外导致绿谷出久没有被及时救回来,在地下势力内流落了将近一年时间才被救出。咔成为职业英雄,绿谷出久决定读医大深造,绿谷引子因为工作原因要去外地暂居,期间拜托光己关照出久。 
   
  本文又可以叫——《你以为的恋爱小说其实是恐怖故事》和《你以为的废柴是个精神病大佬》 
   
  第一次尝试写胜出。在这里只能说一句非常ooc了,打人不要打脸,谢谢各位爸爸。【最后,看文随意关注谨慎!】
   

   
  因为隔了很久才更新所以: 

   
  本文大概设定:【http://0000jgfh.lofter.com/post/1e47d176_eea0b067】 
   
  第一章:【http://0000jgfh.lofter.com/post/1e47d176_eea9a457】 
   
  第二章:【http://0000jgfh.lofter.com/post/1e47d176_eeac007e】 
   
   
   

   
  《《《《 
   
   
   
  章三 
   
   
   

   
   
  听说过养蛊吗。把所有毒虫放进坛子,他们之间互相撕扯,吞没,面对面把刀剑子弹送进互不相识得人的心脏。 
   
  然后有几个人,或者一个人活下来。 
   
  于是他们变成怪物,寄存于无人角落,再不见光。 
   
  “可就算是恶鬼,也想见一见,摸一摸那点光亮啊……” 
   
  在黑暗中,有人这么说。 
   
   
   
   
  托爆豪胜己的福,绿谷出久后半夜睡得还算不错,毕竟有个人陪总比自己单独待着要令人安心些。早起的时候爆豪胜己还没有醒,英雄活动忙碌繁杂,他也知道这是对方难得的休假,想了想也就放轻脚步拿着外套准备走出卧室。然而才刚刚套上半边袖子,柔软的枕头就以千钧气势狠狠砸向了他的后脑勺,饶是绿谷出久还没有站起来也被砸的头脑发昏,在发昏的间隙他倒还有心思感慨还好小胜砸过来是枕头不是闹钟——要真是闹钟那这一下他可能要直接躺进教授任职的医院了。 
   
  “吵死了,再磨磨唧唧东蹭西蹭的我现在就炸了你。”传出来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恶劣,但语句间的轻微卡顿能感觉到说话者的疲惫无力。绿谷出久穿衣服的手停了停,然后没敢再耽搁,而是飞快穿上外衫套上长裤出了房间。 
   
  在打开门的时候他又小声对床的方向说了句:“对不起啊,真的很麻烦小胜。” 
   
  “……” 
   
  见没回应,他胆子大了点,迈到房门外,一手抓着门框一手握住门把,小心翼翼将脑袋探进房间,稍稍提高些声音:“那个,昨天晚上非常感谢小胜。” 
   
  “滚!” 
   
  他这不说还好,一说爆豪胜己就来气,想着昨天晚上他怎么就浪费自己的宝贵睡眠时间听这个废柴幼驯染鬼扯,弄得睡眠严重不足,打乱了以往正常的作息时间。意识模糊心头火冒,他顺手抄起脑袋下的枕头就朝门口的声源砸过去。这回绿谷出久学乖了,在枕头飞过来的那个瞬间他收回脑袋并迅速关上门。听见棉织物在门板上的沉闷撞击声,绿谷心有余悸的想要不是他留了个心眼没准就会经历二次爆头。 
   
  摸摸裤子,确认手机就安安稳稳的被放在里面。于是放缓脚步,做贼一样下了楼,在下个瞬间又和刚刚从厨房里擦着手出来的光己撞上。 
   
  “哎呀,出久。今天也还是起的那么早呢。”爆豪光己把围裙放下来,走到绿谷出久面前,又伸着脑袋往侧边楼梯的位置上看了看。好像是遇到了什么稀奇的事情,女人表情有些惊异。 
   
  “真是难得,那臭小子居然睡得跟头猪似的。”她嘴里咕哝不饶人的话,两条细眉却拧在一起,眼里是对自家那臭脾气儿子难以忽视的关心。这让绿谷出久瞬间愧疚了起来,他想小胜是那么要强的人,做什么都要做到最好的程度,别人做百分之百他就要做到百分之一百二。这段时间他一定都没怎么休息。更何况昨天晚上还被自己打扰了睡眠时间,耐心听那些不明所以的问题……“真,真的非常抱歉!”绿谷出久紧闭双眼,在光己诧异的眼神下深深的鞠了个九十度的躬。 
   
  “小胜这样都是我造成的!如果我昨天晚上失眠的动静再轻一点……” 
   
  “你这孩子真是。”接下来绿谷出久的后脑勺也被敲了下。爆豪光己捂着嘴笑,转身将用布包好的便当连着桌上的资料一同塞进面前捂住脑袋犹自错愕的年轻人怀里。“这有什么好自责的,我那混蛋儿子居然能干出这么体贴的事我这个当母亲的高兴还来不及呢。要真说起来还是小混蛋欠出久你的多些。” 
   
  “不,不是这样——”绿谷出久还想再解释些什么,却被爆豪光己的惊呼声打断。 
   
  “哎呀,七点半了,出久你还赶得的上公车吗,实在不行让你叔叔送送你?” 
   
  “不!不用了!”意识到自己声音有些过响,绿谷出久斜眼朝楼梯的方向看,紧跟着压低分贝。“能收容我已经很感谢您了,我怎么好意思再麻烦叔叔。” 
   
  就算麻烦了也会被小胜杀掉。 
   
  他扶着门,在穿鞋的时候这样想。 
   
  “那我先去了,光己阿姨再见。”简单道别后,他接过资料慌慌张张往外跑,连身后女人叫他等一等的声音都没听见。 
   
  “哎!出久!便当!!——” 
   
  爆豪光己拿着便当追到门口,却不想这个平时看着瘦弱的青年窜的比兔子还要快,等到她穿完鞋追出去的时候发现对方已经跑的连人影子都不见了。 
   
  “这孩子真是……”有些头痛的回了家,她换好拖鞋走进玄关,就看见自己家那个成天挂着副“全世界欠他三个亿”臭脸近几年更是忙的连同亲妈打电话还要特别安排时间的小王八蛋正坐在椅子上往手捏饭团上倒辛辣酱,那红到扎眼冲到刺鼻的辣酱淋在白色饭团上,看的光己胃一抽一抽地疼。 
   
  “那个废久走了?”爆豪胜己朝饭团上堆满辛辣酱的地方狠咬一口,咀嚼着,用眼神询问自己老妈。 
   
  “嗯。”颇为无力地叹气,她把便当搁上桌子,坐在自己儿子对面。“今天休假是吧,那你待会去把便当给出久送过去。” 
   
  “哈?!开什么玩笑!!”把食物咽下去,爆豪胜己直接炸掉了手里的包装纸。他冲光己冷笑,说出话毫不客气:“直接让那个废久饿死在学校算了。” 
   
  她就知道是这个反应。 
   
  “得了吧。”爆豪光己也回了个同样的冷笑,真该说不愧是亲生母子,就连冷笑时嘴角的弧度都出奇相似。女人伸出食指狠戳自家儿子脑门:“我养你二十多年了能不知道你?真不想干的事情就是拿把枪威胁你你都不会去做,现在又在这边装什么不情愿。” 
   
  “臭老太婆我都说了不许戳我头!!” 
   
  “先听我讲完!!” 
   
  眼看儿子就要爆炸,光己又是一拳头下去,成功把某人打成哑炮。做完这些女人脸上的表情从暴怒变成严肃。将双手环起靠上椅背,她与爆豪胜己不屈服的目光在空中相撞。 
   
  “胜己,你这样下去不行,如果你真的对以往做过的事情有那么些反省的话,你应该去直面他。出久已经对你已经做到足够坦然了,可是你呢,我的儿子在这件事里却像个畏畏缩缩的逃兵。” 
   
  “我才没有!!!”那双猩红的眼瞳刺过来,带着某种激烈又难以辩明的情绪和一丝不易察觉的心虚。光己太明白这个眼神了,在爆豪胜己每次梗着脑袋坚决不认识错误,被自己斥责的恼羞成怒的时候——这时候他就会特别凶狠,像只浑身尖刺竖起的小豪猪,根本不管对方是不是自己的亲人朋友,唯有先把那个反抗自己的人攻击的伤痕累累他才会消气停手——果然这时候他又开始暴躁了,在发现光己冷厉的神色未改之后,他把怒火转移了方向。 
   
  “那个废久,去死,可恶……” 
   
  然而大多数时候爆豪胜己都是冷静的,唯有碰到绿谷出久沾边的一切事物。背影、声音,甚至连听见名字都会不管不顾的生出火气。这种现象,爆豪光己觉得自己身为对方的母亲也有些难以理解。那仿佛把自己身上所有不理智的部分全部以伤害的方式施加到特定的人身上,简直就是恶劣到难以置信的行为。一开始听到爆豪胜己在学校里当着面羞辱绿谷,当着所有人的面说出“要是这么想当英雄就从楼顶上来个自由落体”这样糟糕透顶的话,爆豪光己怎么也不愿意相信这种话是她那个一心想要成为英雄的儿子所说的,但就算她疯了似的再三询问那些表情挣扎的同学与老师,她得到的还是这个答案。 
   
  当时爆豪胜己跟在光己身边,咬牙低头,就算被光己在绿谷引子的面狠狠扇了脸他也没有愤怒爆发着说些不合时宜的话。他缄默无语,一言不发。只有沉重的呼吸与手背爆出的青筋表达出了他对于内心情绪的极力克制。 
   
  “胜己,你也该成熟些了。”女人把手里的便当推到爆豪胜己面前。两双同色的眼睛相互对视,最终爆豪胜己重重哼了声,还是拎起桌上的便当出了门。 
   
   
   
   
  “嗯,妈妈,我很好………妈妈你也要注意身体,光己阿姨很照顾我……好,我也会照顾好自己,请不用担心!”在通往自习室的楼道里,绿谷出久靠在床边和远在外地工作的引子通话。从半个月前开始,这场每日早晨八点半的定时问候就没有断过。刚开始同学之间推推搡搡挤眉弄眼的暗示绿谷出久是不是可爱漂亮的女朋友,绿谷说不是,他们就起哄说骗人,逼得绿谷打电话过去喊了声妈妈——绿谷刚开始喊妈妈的时候,那帮刚升大学的毛头小子们还在惊异绿谷出久这个家伙居然这么会玩吗——结果才发现那还真是绿谷出久的妈。 
   
  “因为以前经历了些不怎么好的事情,妈妈一直很胆心我。”那时候的绿谷出久捏着手机,笑容腼腆又无奈,倒是收获了许多怜爱和愧疚的眼神。他身为无个性被人劫持了将近半年的事情同班之间也略有耳闻,在意识到自己无意识的行为冒犯到了别人之后,怀着某种诡异的责任和优越感,这个班级的许多人迅速和绿谷出久熟络了起来。 
   
  倒是比折寺的时候好了不知道多少。 
   
  简单吗,只到对着别人展露出退让和弱小,你就会被更多的优待。或者无视。让不相干的人在进入自己领地的那刻感到犹豫,这又是种变相的安宁。 
   
  爆豪胜己以前总说自己耍心眼,畏缩又卑劣的追他在身后模仿照搬他的无数行为。这话现在想还真是好笑,在深埋于“地下”的半年里,绿谷出久学到最多的东西就是“即便你拼劲全部仍旧一无所有”,他十四年的人生观被全盘摧毁,重新成组。包括梦想,也被他亲手玷污的彻底。人类的力量永远是渺小的,他敌不过社会意志,敌不过自然规律,更敌不过人心。 
   
  绿谷出久握着手机,神色茫然,声音里却带着温和笑意的安抚电话那端依旧精神紧张的母亲。那双翠色的眼睛看向窗外,仿佛在凝视什么,又仿佛没有焦点。忽然他笑了起来,朝楼下挥了挥手,也不管下面的人有没有看到——爆豪胜己站在教学楼地下。就算穿着简单的黑色体恤,于人群中仍旧是一等一的惹眼。都二十几的人了还跟个臭小鬼那样对绿谷出久嚣张地竖中指。他另只手捏着便当盒,脸上表情糟糕的像是要杀绿谷全家。 
   
  但他还是来给绿谷出久送午饭了。 
   
  “嗯,我忘记拿便当了,小胜帮我送过来了。……好的,妈妈,我会道谢的,你先去忙吧,也记得注意身体。”挂掉通话,他又冲底下不爽到快要爆炸的幼驯染挥手,示意自己这就下来,让他不要走远,或者气到昏头炸烂自己的午餐。 
   
  这样说来,从被救出来的那刻开始,他一直……都在对小胜示弱啊。 
   
  一步一步退出让对方竖起尖刺的领域,勉强微笑的告诉所有人我没事,在明知道爆豪胜己站在门口偷看的情况下拒绝了欧尔麦特的邀请,他成为英雄的唯一机会。 
   
  “……因为配不上您的“个性”,而且,我相信即便是作为一个无个性的普通人,我也能去实现自己的价值。”他当时是这样说的。不光是对欧尔麦特,也是对爆豪胜己。 
   
  实现价值?绿谷出久不知道。或许是因为,他的青春,在那一刻已经正式结束了吧。 
   
   
   
   
   
   
   
   
   
   
  tbc.

评论(15)
热度(86)

© 黑羊_离当场去世就差那么一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