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羊_离当场去世就差那么一点

喂,呼叫总部。咩星人1007号已经登陆地球,准备执行侵略人类A计划。

【嘉金】堂吉诃德

  
  *上一段话扩写——把战斗的欲望比作食欲的话,可能嘉对瑞哥的关注就更加着重于食客一开始就注目的精美食材,为了将食材完美的摆上餐桌,所以要保证食材的新鲜程度与干净。所以在打败对方以前对于“不许猎物失败”和“不许自己的猎物和更加垃圾的蝼蚁混在一起”这两个想法已经到了某种半执念的地步,而金的出现在一开始,对于嘉德罗斯来说,则是在切开超A等牛肉的时候发现的一抹不合整体格调的血液。这会让主掌一切的嘉德罗斯产生厌恶,并表现出攻击性。

  然而当这个自以为掌控节奏的家伙舔舐血迹以后,他或许会开始寻找那抹痕迹的根源。

  究其原因,不过是他发现了更让人战意燃烧的存在罢了。

  *某种程度上说谈恋爱也没错了。

  *因为成绩太差所以在这个研究生突击班里格格不入【昏迷】

  *在犹如大悲咒一般的英语单词音频里摸鱼。

  *本来还想说是炫技但写完才发现没个屁的技巧。

  *没啥正经内涵,硬要说的话就是嘉德罗斯的好战欲吧【思索】
  
  
  

  <<<<<<<
  
  
  
  我对你很有兴趣。
  所以,
  准备好被我碾死了吗?
  
  
  
  <<<<<<<<<<<<<<<<<
  
  

  
  
  嘉德罗斯是个疯子。
  
  这是个公理。
  
  在强行毁掉三个山头以后,嘉德罗斯蹲坐在被自己拦腰打断的树干上支着下巴陷入沉思。看起来很严肃,很高深,仿佛在思考哲学宇宙与人类由来这种非常有深度层次的哲学问题,可只有嘉德罗斯自己知道他现在脑子里根本就是一片空白。
  
  雷德说老大你在干啥,然后在伸出手想要拍嘉德罗斯肩膀的那个瞬间就被那个向来闷声不语的绿发女人捂着嘴拖到后面。
  
  于是这片场地现在只有嘉德罗斯一个人在大脑空白的沉思。说实在的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干点啥,无缘由的怒火和冲动发泄完毕后就是茫然,这种茫然来的毫无由来,毫无由来的让人烦躁,可烦躁的同时又提不起再毁几座山头的力气。
  
  于是维持沉思的姿势他点开地图,看见上面标记着格瑞的绿色小点就在这附近一千米的范围内,近的几个纵身腾空就能到的距离,照常理来说这个时候他应该极度兴奋的拿着武器去和对方好好干上一场,言语示威行动挑衅无所不用其极。至于格瑞是怎么想的干他屁事,打架分胜负而已,结局不是他捶死格瑞就是格瑞削了他的脑袋,好吧尽管或许有可能没那么严重,但他嘉德罗斯身为堂堂强者目前还没有连打个架都要顾及对方情绪的“体贴”。
  
  但上面那些都是“照常理”,这个时候的嘉德罗斯破天荒的没有站在“照常理”的空间点上,他千年罕见的对格瑞开始有些兴致缺缺了起来。尽管身上的每一个细胞液都在沸腾爆炸着诉说自己想要狠狠斗上几场的需求,但他还是蹲在原地没去找大赛第二名的麻烦。
  
  常人都把难得的急躁与话语冲动形容为“吃枪药”、“吃炸弹”,那按照嘉德罗斯目前的情况来说他应该是不久之前才吞了半公斤的镇定剂,要不然怎么没有第一时间肩抗武器冲上去冲白发青年嚷嚷“和我好好打上几场”,“关节都快生锈了”之类的话。
  
  嘉德罗斯并非一个冲动的人,相反他自诞生之始就是个天才,神明具备的美好品质大部分都被创造者赋予其身,只是创造者貌似疏忽了关于思想品德方面的教育,导致这些所谓美好的特质让人造人自己在后期硬生生扭曲的变了味。
  
  骄傲变成骄狂,强大变成肆无忌惮,渊博的知识直接被他选择性的无视——圣空星的高科技集合体根本不屑于玩弄那些阴司伎俩——再准确的来说就是嘉德罗斯懒。
  
  他懒得动脑子想后果,因为没人能拿他怎么样。
  
  他懒得去动嘴皮子鼓吹人心,尽管在他的大脑意识里有成百上千部让人热血沸腾的理想论学说。这些东西足够他去组建一个比鬼天盟更为强大的集团,前提是他愿意往里面花些心思。
  
  他更懒得去碾蝼蚁,在没有切实目标的前提下花费一根手指头的力气都让他感觉无趣乏力。
  
  所以从最开始他的脖颈就是伸直的,他睁开眼睛抬头高高的看向头顶的天,像个孩童搜寻穹顶的飞鸟,可他抬了会头却发现天际连根鸟毛都没有,除了云就只有被风推着走的云。头顶上的那个世界安静的很。到这个他才惊觉原来自己已经是第一了。
  
  所以他只能不甘不愿的低下头,就正好看见了那个宝剑藏锋的第二名。在这种实力贫瘠(当然之后他发现脚底下有不少小虫子藏着实力去做那些弯弯绕绕的事情)的地方发现了一个与自己实力不相上下的家伙,这种感觉不可谓不惊喜,是的,嘉德罗斯惊喜极了,而他表达惊喜的方式就是跟个疯子那样提着武器缠上对方。
  
  金属的相互撞击,火星擦过脸颊削去发丝,无数相互击打发出地呼喝里面变成更加让人皮肤疼痛的爆炸。
  
  让人头昏眼花的痛快。
  
  所以在那个时候看见那个碍眼的虫子嘉德罗斯是不爽的。就像完美之中突然出现了一点点裂痕,于是最合格的变成了最不合格的,那点不爽被他在心底无数倍的放大。最终酝酿成磅礴杀意。
  
  对,嘉德罗斯无时无刻不想碾死金。
  
  尤其是在那个杂鱼渣渣突然变成另一副姿态的时候。
  
  手脚被漆黑的锁链束缚住,数量庞大的黑色箭头不断延展增生,被那只手进行不断的重捏塑造,最终变成铺天盖地密密麻麻的荆棘雨。要不是在紧急关头临时挣断了那条黑色的缚锁,嘉德罗斯能被扎的让从没有病史的正常人犯密集恐惧症。那个时候人造人还是不屑的,尽管强大却不能自控的力量,被封在这种无知小子的身体里。要是这股力量也拥有意识,怕不是能崩溃的自我消解——这种念头一直持续到他看见对方那半边颜色正常的脸的时候。
  
  瞳孔骤缩,仍是凭借身体的下意识反应逃过接下去的第二次攻击,面前那只叽叽喳喳的虫子手执锁链化身无常,一点点碾碎前方伪神的自以为是。
  
  他用实际行动告诉嘉德罗斯这种力量是可控的,为己所用的,尽管这份使用现在还很粗糙,只堪堪有个本能的雏形,可还是让嘉德罗斯的五脏六腑兴奋的绞紧。这种意外从垃圾堆里捡出钱的感觉实在是太过美好,好的让人造人产生了某种喝醉的熏然,他开始抑制不住的捂住伤口大笑,让方才止血不久的伤痕再次迸裂,流出深红色的血液。
  
  现在他的对手不止一个了。
  
  那么,精装的珠宝和需要打磨的原矿,他先去砸碎哪个更好呢?
  
  那个任性骄狂的家伙安静的蹲在树干上沉思。但是嘉德罗斯知道,自己很快就能得出答案。
  
  “走了。”
  
  “哎哎哎老大?你要去哪里??”
  
  “去找格瑞,顺便问一点……小事情。”
  
  
  
  
  【凹凸大赛的场外观战席】
  
  
  
  “哎呦,就这么放任真的好吗。”蓝色长发的女人轻轻摇动手里的香槟,语调慵懒烟视媚行。她靠着扶手,两只眼珠离开正对屏幕的位置,斜斜瞟向身旁穿着红色战甲的老者。
  
  老迈却不减压迫的男人没有理会她。
  
  “哼,真是。”女人无趣的收回视线,看了会眼前的屏幕,忽然又戏谑的笑了。“有趣,有趣。这小国王表情看着倒像是恋爱了。”
  
  
  

  
  the end.

评论(11)
热度(138)

© 黑羊_离当场去世就差那么一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