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羊_离当场去世就差那么一点

喂,呼叫总部。咩星人1007号已经登陆地球,准备执行侵略人类A计划。

【MHA/胜出】死囚笼 02

        故事发生初始就是两人暧昧前提。 
   
  职英咔×医科大学无个性久,胜出only非黑化出久 
   
  文章前提:淤泥事件因为某些意外导致绿谷出久没有被及时救回来,在地下势力内流落了将近一年时间才被救出。咔成为职业英雄,绿谷出久决定读医大深造,绿谷引子因为工作原因要去外地暂居,期间拜托光己关照出久。 
   
  本文又可以叫——《你以为的恋爱小说其实是恐怖故事》和《你以为的废柴是个精神病大佬》 
   
  第一次尝试写胜出。在这里只能说一句非常ooc了,打人不要打脸,谢谢各位爸爸。 
   
   
   
  

  
  

  
  
  《《《《
  
  

  

  

  
  
  章二
  
  

  

  
  
  你做过这样的梦吗。
  
  从万米高空俯视看下来,把摩天大楼车网人流都缩小成芯片上众多微小的元件。然后于头晕目眩,来不及感慨高空视野落差是如此之大的那刻让身体突然坠落。惯性压迫血液涌入大脑,整个人摆脱重力的束缚,在即将失声尖叫的瞬间猝然间从床上弹起。
  
  这个时候身体的后背基本是湿的,心脏鼓动比往常整整快了几倍,你大口呼吸,整个人惶恐无措,却在反应过来方才一切不过是荒诞梦境的时候陷入茫然。理顺呼吸,又重新躺在床上,可是在连续换了几个姿势之后,你就会发现自己压根连半点睡意都没有——现在的绿谷出久就处于上面那种尴尬境地。
  
  抱着被子,眯着眼睛打开手机,在适应屏幕的亮光之后他睁开眼,看清了上面显示的时间。
  
  凌晨两点。
  
  这醒的真不是时候,他挠了挠头,想着反正也睡不着了,干脆起身去复习。结果在掀开被子的那个瞬间他又想起了一件不大妙的事情。
  
  那份复习的资料被他放在客厅了。
  
  绿谷出久现在所处的客房是在二楼,对面是叔叔阿姨的房间,旁边是他那个脾气炸裂的幼驯染的卧室。要是这时候开门,按照爆豪胜己的警觉,绿谷出久肯定不能保证在完全不惊扰人的情况下去拿资料复习……八成还会被爆豪胜己抓住脑袋按在地上骂一句辣鸡废柴神经病之类的话。绿谷出久自认为是个心智健康的成年人,跟受虐狂还差了很长一段距离,所以对被爆豪胜己欺压这种事情他还是敬谢不敏。
  
  所以说自己当时到底是怎么答应光己阿姨暂时住在他们家的啊。难道不是去外面租房子住更符合自己的情况吗。
  
  绿谷出久双手插入发间,颇为消沉的叹了口气。其实他现在也不大想出房间,如今的绿谷出久不是中学时的绿谷出久,最大的改变就是他开始无法接受黑暗。跟幽闭恐惧之类的没关系,对于这种摸不着触不及的虚幻物质绿谷出久还没到畏惧的地步。他只是失去了面对黑暗的耐心,在被光线隔绝的时候他会意外的烦躁,超过一定时间这种烦躁就会演变成某种程度上的神经质,让身体连呼吸都不得安稳。
  
  刚刚从“地下”出来的那一年他的情况还要糟糕,简直就像惊弓之鸟,任何轻微的风吹草动都能让他浑身紧绷的跳起来做出应激姿态,为此绿谷引子没少抱着他哭泣。绿谷出久知道自己已经不正常了。从那个时候开始,他已经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掌,深深地,按进不见天日的泥沼深处,连挣扎都比笑话要更加惹人发笑。
  
  难以忍耐。
  
  他深吸一口气,躺回床上,在床上翻了几下身,在感觉到掌心的黏腻冰凉之后又重新爬起来。这次绿谷出久连拖鞋都没穿,就这么赤着脚走在冰凉的木质地板上。轻手轻脚地关上客房的门,把顶灯打开,觉得那些光亮还不足够,于是把旁边书桌上的台灯也旋到最亮,这样看他才觉得周身的压力轻了一点。又重新做回床沿,他闭上眼睛,试图在这片光亮下重新入眠。
  
  一秒,两秒……一分钟,两分钟……十分钟,十五分钟。
  
  半个小时后绿谷出久生无可恋地坐起来,眼角布满血丝。他抬起双手,捂住脸,发出无意义的近似哀鸣般的声音。
  
  他还是下楼去拿资料吧,就算会被小胜揍也比现在这种精神上的死局要好。再不做些什么分散注意力,他就快被那些随着夜晚纷涌而至的回忆逼疯了。
  
  低头揩了把脸,他披了条外套往门口走,期间有好几次因为踉跄导致的碰撞,他捂着自己的脚踝,痛的龇牙咧嘴却不敢发出半点声音。自以为很安静的打开门,却在抬起头的下一刻全身僵硬的呆在了原地。
  
  他的幼驯染捂着额头站在门口,一边胳膊下还夹着个枕头,整个人如果忽略那张帅脸上面可止小儿夜啼的恐怖表情,在背心和大裤衩的衬托下倒还是有几分好笑的。
  
  在绿谷出久打开门的那个瞬间爆豪胜己甚至都以为自己的废物发小半夜不睡觉已经成佛了,因为那房间内涌出的光芒强烈到几乎要闪瞎他的眼睛。捂着眼睛后退了几步,好歹没让自己骂出来,等适应光线之后他直接一巴掌扣住那个绿毛臭久的脸把他按回去,后脚跟着进了房间,顺手把门带上。
  
  暴躁地把人提着后领扔回床上,他抬手关了顶灯,又粗暴利落地拔掉台灯的插头,接着也抱着枕头摸黑爬上床。绿谷出久有点紧张,他咽了咽口水,张嘴想要说点什么,结果在发出声音的前一刻,他被爆豪胜己恶狠狠的捏住了脸。
  
  “废久,我用我最后的耐心警告你一次,再吵就炸了你。”
  
  被吵醒了好眠以至于没什么耐心的职业英雄此刻说出的话半点都不英雄,充满了浓厚的恶棍式威胁,但绿谷出久却莫名平静下来了。他点了点头,感觉到脸颊的束缚松了以后就老老实实的躺了回去。爆豪胜己没离开,非常霸道的占了床的另外半边。绿谷出久甚至能闻到浅淡的甘油味,混合着床褥的气息变成了一种让他能够平静下来的味道。
  
  他盯着天花板,双手交叠在胸前,躺的规规矩矩,然后过了半分钟他伸手戳了戳爆豪胜己的背。
  
  下秒他的脸又被脾气暴躁的职英反手扣住了。
  
  “你这个废久就那么想死吗。”
  
  有噼啪的爆裂声响隐约而起。
  
  “可是我真的睡不着啊。”绿谷出久有点委屈。
  
  “那就去死。”
  
  “……”
  
  小胜真可怕。绿谷出久在心底想。
  
  过了几秒脸上那只手拿开了,房间内又重新安静下来。绿谷出久思考了片刻,干脆也转身,和爆豪胜己形成了一个背对背的姿势。他又开口,只不过声音更加小了。
  
  “小胜,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无人回应。
  
  他没停下来,就维持这个近似于嘀咕的分贝继续说。
  
  “如果…我是说如果,有人拿无辜人的性命去做威胁,要求小胜去干对更多人造成危害的事情,小胜该怎么办呢。”
  
  “……”
  
  “啊,哈哈,估计你已经睡了,看来也是我自说——”
  
  “当然是把那个罪魁祸首抓起来炸成渣滓了。”爆豪胜己的声音自己的身后传了出来,明明很近,可绿谷出久却觉得恍惚如在天边,他想说些什么,却没意识到自己的嘴唇在颤抖。手指不自觉抠进被角,他的声音更低了。
  
  “如果,那个无辜人已经被捏住了命门,离死只有一步了,小胜会怎么办?”
  
  “你这个问题很白痴,废久。”
  
  “小胜能不能说说?就算我……拜托小胜的。”
  
  “当然是由我主动出击吸引对方视线,再有协助的英雄救下人质,受到突然攻击的那刻罪犯会产生下意识的自保行为,乘着这个瞬间救下人质就行了。其余的事情就由医疗系的英雄负责,总归不至于出事。”
  
  “小胜——”
  
  “你很烦。”
  
  “……抱歉。”
  
  道完歉后绿谷出久闭上眼睛,即便大脑仍旧清醒的让他害怕,他还是固执逼迫自己闭上双眼。好像只要闭上,以往的那些事情就不会发生过一样。爆豪胜己的回答是正确答案,百分之百标准的正确,完美符合他优等生的身份。可是这个标准答案抽空了绿谷出久脚底的挡板,让他从万米高空失重跌落,摔得血肉模糊。
  
  也让他再次清楚明白了个性前面那个“有”字的意义。
  
  那个时候他到底都干了些什么啊。
  
  记忆里女孩被罪犯组织的头目掐的双眼翻白,连哽咽都没法发出,带着眼镜的肥胖男人跪在自己腿边哭嚎着求他救救自己的女儿。那些或嚣张或鄙视的眼睛注视着自己,然后从那些抽象化的黑洞里溢散出各种声调不同的笑声。
  
  「你们看看,这个无个性的废物在发抖啊。」
  
  「真是可怜,看起来都快哭了吧。」
  
  「你们看他那个表情,什么啊,恶心死了,害怕就好好做出个害怕的样子来啊。」
  
  那些声音围绕在四周,让他头脑都变得浑噩起来。当绿谷出久终于无法压抑自己那名为“畏惧”的眼泪得时候,他听见了一个声音,从那个掐着女孩脖子的男人嘴里传出来的声音。
  
  “喂,英雄。”那个男人对他笑。
  
  “我们做一个小游戏怎么样。”
  
  绿谷出久缩在被子里发抖,尽管做出那个举动的理由他已经在内心过了一百遍,一千遍,但他还是难以控制的牙关打颤。明明是三十多度高温的夜晚,他却像个快要被冻死的人。
  
  害怕,真的害怕,害怕的快要跪下去尿裤子的害怕。可他不能后悔,就算要逼着自己,就算愧疚痛苦的恨不得从楼顶跳下去,他绿谷出久也不能后悔。
  
  没有个性,废物,绿谷出久很清楚这是自己甩不掉的两个标签,可他真的就甘心吗。在那个能力是“瞬移”的小头目开口说想要做游戏的那个瞬间,绿谷出久这样问自己。
  
  那时候少年脸上的表情甚至还是畏惧的,可他还是做出选择了。这个绿头发,甚至还穿着折寺校服的废柴,留着眼泪,用一种很可笑的害怕表情,咬紧牙关,冲那个小头目用力点了点头。
  
  必须用力,因为他不确定自己下个瞬间会不会吓得连话都说不出来。
  
  那些嘲笑,爆炸、枪鸣、车辆高速碰撞发出金属刮擦声,在很远很远的地方开始响起来。所有的声音藏在无光闪烁的深夜,没有电流循环的房间,和人潮投射之下的阴影里。在这方世界地壳下面的污秽肮脏之间缓缓前行。在绿谷出久日复一日的噩梦中越来越响。
  
  那些声音在说些什么呢?
  
  它们说。
  
  “你已经逃不出去了。”
  
  
  


  
  
  tbc.

评论(9)
热度(130)

© 黑羊_离当场去世就差那么一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