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羊_离当场去世就差那么一点

喂,呼叫总部。咩星人1007号已经登陆地球,准备执行侵略人类A计划。

关于胜出的一个脑洞???

啊我想到一种久哥的黑化,也不能说是黑,应该说是从根源上已经扭曲的病态化,所以反而外表都是正常的。就是被敌联盟掳去凭借传销洗脑好口才带着一帮有个性的反英雄小弟去围剿反派势力。

明明是个普通人可还是会让人感觉到巨大的压力,毕生目标从“变成欧鲁迈特那样的英雄”转变成了让“幼驯染变成第一英雄”,因为觉得对方身为自己追赶努力的对象,拥有他不曾有的特质,宛如他在这个世界上追求的另一个自己,尤其是在理解了对方的奋斗目标之后。绿谷出久就产生了一种如果小胜成功了也就相当于自己成功的想法,所以对让爆豪成为第一产生了偏执,自己围剿黑势力就是为了把爆豪送到顶峰之类的。

然后绿谷出久是因为那次初遇欧尔麦特的事件里为了救爆豪,结果被不幸掳走消失了几个月以后被欧叔和警方救出来【爆豪执意参与协作】,送回了家,并因为某些原因拒绝了欧叔的个性赠与,走上了另外一条道路。

回家的出久看起来很正常,并且在之后选择了一所普通的高级大学,貌似彻底接受了自己没有个性所以无法成为hero的事实。和爆豪之间因为小时候的那些事和被爆豪询问为什么要自己之后不说“因为你在求救”这种话而开玩笑般的改成了“救你难道不是幼驯染的责任”而莫名不是那么糟糕。

当然也只到了——“可以勉强听你说一两句话的”烦人幼驯染的程度。

在不成熟的爆豪胜己单方面以为绿谷出久不再追赶他之后对绿谷的态度终于从打击变成了能无视就无视,但碍于幼驯染救了自己这件事虽然无视还是有一咪咪纠结,对被救回来的绿谷出久感觉很【奇怪】,但跟对方总归能正常的说几句话了。

——可是他不知道那个不再追赶自己的人变成了一种更加可怕的怪物

「明明是温柔懦弱的幼驯染结果在某天突然告诉你他其实是反派势力的老大会不会很刺激啊」

偏偏幼驯染在告诉你这件事情的时候表情正常反应一如以往,特别正常的样子。只有在交谈的那刻才发现对方的思想已经偏离轨道扭曲到了某种可怕的地步。

对于爆豪胜己这个人从“追赶憧憬对象”的执念变成了“驱赶憧憬对象站到更高峰”的压迫

【类似于在后方盯着福建人的广东人那种感觉x】

白天是正常的因为家长原因要去关心幼驯染的医学大学生。到了某个时候就会拿着第二天考试的复习资料去某个英雄商业事务所大楼的底层很不走心的去开反派搞事会议。

——“啊警视厅居然拖延救人的进度,肯定有猫腻呢,或者受贿什么的,很糟糕啊,制造一下骚乱吧,爆破什么的。”

——“今天让大家来是想问问大家关于xxx的商界剪彩制造混乱吸引媒体注目的章程。没有付出自身的觉悟却在干这种搞笑艺人剪彩行当的人没有资格套上英雄两个字吧。”

——“我后天就要考试了,所以请大家抓紧时间,麻烦早点干掉。”

用特别淡定的聊家常的口气说出可怕的话。

身为普通人大局观和眼界非常强,莫名在被俘虏的那段时间里无师自通了传销洗脑以及拿捏平衡势力的技能。

无法收拢的另外的反派势力久哥就会去设局围剿,煽风点火见缝插针作壁上观,露出一点痕迹又截断线索,暗地里联系透露敌方消息给英雄们,把A班的人耍的团团转。

就很可怕x

关于爆豪那边就很搞笑,听说爆豪胜己有个学医的幼驯染基本态度都是——“我艹爆豪胜己这种辣鸡性格的家伙居然也有幼驯染吗!居然还没死吗!”

然后以聚会之类的名义去欣赏猴子啊不,幼驯染,然后一见面就更加懵逼。

爆豪胜己的幼驯染居然不是哥斯拉!!感觉那个人好弱哦居然能在爆豪手下活下来吗?!……什么的。

绿谷表面就是正义感很强的欧鲁迈特迷弟人设。然后爆炸里面身为普通人去保护小孩差点没被冲击震死。

然而爆炸就是这个家伙搞出来的啊!!!!

脑子里想到的结局更加刺激。

两个人感情其实就剩张窗户纸了,可是一切暴露了,还是久哥自己暴露的,然后爆豪胜己咬着牙亲手把他抓住送进监狱。

在绿谷进监狱前,爆豪特别意难平地去看久哥,就看见久哥穿着犯人的衣服,隔着监狱的防弹玻璃,拿着特质的通讯电话对爆豪笑的特别灿烂。

“因为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哦,小胜已经是顶峰的英雄了,现在的小胜应该很憎恶我吧。”

“那么,如果不想再看见我的话,就千万不要从这个的位置上掉下来哦。”

心理阴影了吧,爆豪。

根本被久哥算计到底了。

绿谷出久连自己的结局都算好了。

身为“邪恶”,就应该消失,被“hero”送进监狱,还是被他执着的,喜爱的,甚至当成半身的幼驯染送进监狱那就更加是圆满里的圆满。

感觉这种情况下的绿谷也不算是黑……就怎么说……还是为信念奋斗的,只不过信念从“成为一个优异纯粹的英雄”变成了“培养出一个心中的完美英雄”这样…………

其实就是私心很想看这种以普通人的资质也不会输给英雄的绿谷……

【刚刚开始补小英雄就想出这种脑洞的自己是不是太可怕了T–T……】

评论(22)
热度(143)

© 黑羊_离当场去世就差那么一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