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羊_离当场去世就差那么一点

喂,呼叫总部。咩星人1007号已经登陆地球,准备执行侵略人类A计划。

【嘉金】[快穿]我有独特的追人技巧


  *快穿梗  
  *没逻辑,流水账。 
  *阴谋诡计让我们通通略过,重点养成【搓手】
  *第一个故事主养成嘿嘿嘿【搓手】
  *有评论的写个评论没评论的点个心心,谢谢爸爸们。 
  *这是一个嘉总时刻画风清奇不按套路出牌的故事x
  *恶俗快穿套路流,不喜欢看这套路就别看,你好我好大家好。 
  
  

  *所有恋爱剧的女主都必定有个无脑护短的闺蜜。
  *金很不给面子了。
  *恶臭嘉哥各种刷存在感。


  *天雷预警,ooc,ooc,ooc!!!! 
  *傻屌流水账。
  *尽量保持一周三更,但是礼拜六日一般不更。
  *如果喜欢请订阅下面的tag——“【嘉金】快穿故事”,谢谢合作。
  

  

  
  上一章戳此
  
  
  

  
  
  第一块碎片——傻里傻气的爱情<14>
   
   

   
  《《《《《 《  
  
  
  
  
  
  
  
  傻弟弟的日程安排实在好查,因为全校也就他这么一位特例——并非正规在校生,而是作为那位教授的关门弟子来蹭课旁听。也就是说,除了午休那三十分钟,其余的时间他都是跟随在那位大白胡子的美术教授身边,基本不会随意出来。
  
  
  
  “我听说啊,那个男生经常会在中午十二点左右的时候去小树林那边呢。”扎着包包头的女生食指点着下唇,一副思索的模样。“就那个,嗯,食堂和教学楼中间那条林荫道,上个月新移进樱花的那段路。”
  
  
  
  不自觉咬住唇角内侧那块软肉,感觉到痛了才恍然松开齿尖。她看向自己面前的好友,面上带出几分犹疑。
  
  
  
  “这、这样……除了那里,还有其他什么地方他经常去吗?”
  
  
  
  “也就没什么了吧,起码我没听说……咦?不对呀……”女孩子好像察觉了什么,眯起眼,看向方媛媛。“你对那个男生那么上心干什么?你可都有明朗殿下了啊方媛媛,我提醒你,就算那个男生长得好看你也不许犯这种原则性错——”
  
  
  
  眼看对方就要控制不住声音了,方媛媛赶紧扑上去捂住自己闺蜜的嘴。
  
  
  
  “哎呀不是!!我不喜欢那个男的!”
  
  
  
  看见好朋友那仍旧狐疑的眼神,她也顾不得什么了。离下节课开始还有十分钟左右的时间,方媛媛干脆就拽住好友的手腕,带着对方离开教室,来到了走廊某处偏僻的角落。
  
  
  
  心底事情藏多了却也不是什么好受的事情,就像童话故事里那个知道了秘辛只能朝着苇草大喊的木匠,不敢对旁的人说,只能冲空旷的地方发泄。这段时间的连番打击却是要将这个没什么人生阅历的女生击垮了,低着头,手指神经质的互相拉扯,几乎能听见指骨关节被延展的脆响。
  
  
  
  她在好友的催促下沉默了许久,最终还是吞吞吐吐的,发出了第一声音节。
  
  
  
  “那个……那个人,好像是我们家以前收养的一个小孩子。听爸爸说他就比我小两个月。他——”她往四周看了看,确定没人经过后,才有些艰难的抬起手,冲着好友指指自己的脑袋。
  
  
  
  “这个地方,有点问题。”
  
  
  
  方媛媛觉得自己陷入了一种很奇妙的情绪。看着对面的好友因为她所讲述的那些过往以及最近的悲惨遭遇而露出的同情神色。心脏深处那块不踏实的,皲裂的地方仿佛被打气筒一点点的充实进新鲜的氧气。
  
  
  
  于是就这样,讲述事情的语速变得越来越慢,越来越慢,最终在女生的哽咽下戛然而止。
  
  
  
  “对,对不起啊,我误会你啦。”包包头的女孩掏出纸巾给自己的好友擦脸,整个人都手足无措的。看着自己的好朋友留着眼泪泣不成声的样子,她心里不免心疼,心疼之余燃起的就是对好友口中那个“弟弟”的愤怒。
  
  
  
  要不是那个无缘无故离家出走的弟弟,她脾气软和的好朋友又怎么会受到这样的委屈。
  
  
  
  “你那个弟弟太过分了!叔叔阿姨对他这么好,供他吃供他穿的,为什么还要做出这种事情啊!让你们被邻居指指点点!!”
  
  
  
  “晓晓,你…你别说了。”
  
  
  
  “这又什么错的!根本就是你那个弟弟不对嘛!要我说——”她点点自己脑袋“这里有问题的人根本就养不熟,怎么教都不会懂什么人情事故!”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
  
  
  
  女孩捂住脸,摇头哽咽。泪水顺着指缝留下,在手背皮肤上留下纵横的纹路。然而她的肩膀,在没有人主意到的地方,逐渐舒展放松了。
  
  
  
  人类,纠其本质,不过就是一群自欺欺人的生物罢了。
  
  
  
  等到十二点的时候方媛媛和朋友偷偷离开就餐的大部队,寻着樱花花瓣飘来的方向就往那条小道里钻。本来她是想自己来的,但实在架不住好友怕她受傻子欺负硬是要跟过来,于是现在就变成她们二个一起找人了。
  
  
  
  其实用“找”这个字来形容并不大准确。实际上她们寻着这条路没走多久就看见那个男孩了。他盘起双腿坐在草地上,背靠樱花树的树干,扶着画板也不晓得在鼓捣些什么。工具包打开了,绘画工具随意的散落在一旁,有阳光从树叶的缝隙中渗进来,投射到少年的脸上,发梢上,和微微颤抖的眼皮上,把睫毛都渲染成淡金色。
  
  
  
  “他的睫毛犹如蝶翼轻颤,带出星夜的荧粉。”——以前在书里看到这句话方媛媛总是觉得很搞笑,这种少女粉红的文字描述未免也太过玛丽苏了些,谁睫毛还能长得跟蝴蝶一样,克苏鲁吗。但现在她觉得可以回到过去推翻自己那时候幼稚的论断,因为在看见少年的这刻,她脑子里除了这句话就再无其他。
  
  
  
  同样低声抽气的还有身边的女生,她的好友,在轻声感慨过后又是几句低不可闻的咕哝。“要是不是个傻子就好了”之类的。
  
  
  
  要是不是个傻子啊。
  
  
  
  好像被根看不见的针扎中骨髓,方媛媛突然间挺直了腰背,不自觉的抿了抿嘴,她缓步走上去,对着前方专心作画的少年喊道。
  
  
  
  “金,是…是金吗……我是你媛媛姐姐……你还记得…记得我吗?”
  
  
  
  被外界的声音惊扰,少年从自己的世界里挣脱了出来。与天空同色的双瞳看向前方兀自紧张的少女,他歪歪脑袋,觉得面前的姑娘有些眼熟。比常人迟钝些的脑袋缓缓运转,企图搜索着脑海里这个女孩的面容。但那是多久多久以前的事情了,他这五年已经被某个异世界的魂魄塞的满满当当,记忆里除了嘉德罗斯这个人已经再没有什么多余的存在。
  
  
  
  当记忆运转到上个礼拜午餐的时候,被人造人教养的没什么耐心的小傻子终于懒得继续思考了。他皱了皱眉,颇为任性的给面前女生打上了一个大大的名为“不认识”的标签。
  
  
  
  “哦,我是金,我不记得你。你找我有什么事。”
  
  
  
  

  
  
  
  
  tbc.
  
  
  
  
  

评论(31)
热度(314)

© 黑羊_离当场去世就差那么一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