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羊_离当场去世就差那么一点

喂,呼叫总部。咩星人1007号已经登陆地球,准备执行侵略人类A计划。

【嘉金】万圣节吓人指南

  *迟来的万圣节和诡异的金的生贺【?】合并的东西。

  *对不起就写了那么点垃圾玩意【扶额】

  *上来跳个舞证明自己还没死【ntm】

  

  

  

  

  <<<<<<<<<<<<<<

  

  

  1.

  又是一年一度万圣节。

  作为“神明”对人类正式创立的节日之一,Halloween在这方世界的重要性由此可知。

  就连脱离普通星系的凹凸大赛也不例外。

  “本来往届大赛的规矩是节日随机彩蛋轮盘,但今天,主办方想推陈出新,给各位选手不同寻常的万圣体验——”身批白袍手拿神典的大天使长悬浮在空中,身后背着对假翅膀,小小的裁判球悬浮在他周围绕成环,搞笑之余又莫名有种神圣气息。

  金低头,捂住嘴拼命让自己不要笑出声音,这也就导致了他完全没听见裁判长后来说的那些话。

  

  

  2.

  “所以裁判长到底说了什么呜呜呜呜”披着破烂外衫带着南瓜头套某位开小差的参赛者脸上流着宽泪抱住长发姑娘的小腿被绕圈拖行。两人所过之处积分兽避让裁判球乱滚,好一派哄哄闹闹热热烈烈。

  “现在知道找本小姐啦,哼哼……不告诉你。”

  “求求你啦凯莉。”莫名其妙被轰了一身破烂幽灵装束的金抱着星月魔女的腿吱哇乱叫。

  带着蝙蝠翅膀的小裁判球在岩洞天顶上飞来飞去。一身吸血鬼装扮,嘴角露尖牙的竹马裹着自己质感良好的长袍缩在角落。僵尸打扮的紫堂家少主抱着自己的三只小土豆露出无奈的微笑。

  “是「万圣节大赛」呢。”

  

  

  3.

  万圣节大赛。

  顾名思义就是要通过恐吓拿到别人的糖果,系统随机给每位参赛者分配特定的身份,不同的身份会得到随机的不同能力,可以使用这些能力去抢夺别人手里的糖果。

  “糖果代表的是生存点数哦。”魔女小姐坐在红色的月亮上,慢吞吞从老骨头里掏出了两颗蝙蝠形状的奇怪糖果,黑色蝙蝠糖上画着鲜红的数字。“凑足生存点数就可以得到接下来大赛的「缓释期」,一百点生存点数可以换一天。因为是节日游戏,所以参赛者之间的对决必须点到为止…唔姆……勉强算安全吧。”咬着嘴里的草莓味硬糖,凯莉含含糊糊做出结论。

  “那个——”头顶南瓜,乖乖坐在地上的金举手。“——「缓释期」是什么啊?”

  “你真的有认真听过裁判长说话吗。”凯莉目死地凝视着面前的开小差大王,直到把对方盯出满脑袋的冷汗,她才颇为夸张地叹了口气,闭上眼按住眉心重新靠回月刃上。

  “就是死缓日期啦,白痴。”

  “死缓?”

  “在淘汰赛上回收你之前给的缓刑时间。”

  “缓刑时间??”

  “……再问为什么杀了你哦,笨蛋。”

  “噫!!!”

  

  

  4.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

  金明白了,那些由凹凸大赛分发下来的糖都是很重要的“奖励”和“猎物”。

  “那么就让我们出击吧!把那些糖都抢过来!!”

  蓝眼睛的南瓜幽灵单脚踩在岩石上,伸出拳头斗志昂扬。

  现场十分尴尬,白发的吸血鬼抱着绿色的烈斩靠在岩洞上昏昏欲睡,僵尸紫堂幻摸了摸小斯巴达的脑袋,脸上露出无奈的笑容,星月魔女打了个哈气,慢条斯理地从老骨头里掏出另一根橙子口味的波板糖。

  “你们回应我下嘛!!”金发的少年人气成一团。

  “可是,大家的身份在白天都有限制啊。”看着燃烧着胜利火焰的好友,紫堂幻出面解释。“格瑞的吸血鬼被赋予了强力再生和震慑的能力,但在白天会强制陷入沉睡。我的身份是僵尸,遇到光线就会行动缓慢,而凯莉——”

  “我倒没什么,但人家可是柔弱可怜的女孩子哎。你们这些臭男人居然想让姑娘家家打头阵吗。”手指卷着头发,某位“极夜魔女”嘴角扬起了危险的弧度。

  “是,是啊。”满头黑线地回答着大佬的话,紫堂幻目光转向变成幽灵的同伴。“所以白天不是我们活跃的场合,你也过来稍微休息下吧,金。”

  “哎?这样吗?”年轻人眨了眨眼睛,走到洞穴外阳光充裕的土地上蹦了蹦。

  “可是我好像没什么事情唉……”

  “金你消失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5.

  幽灵系。可以在任何场合活动,黑暗中可以自由隐身,在黑暗以外的地方会被动隐匿身形。

  “感觉好鸡肋。”摸着下巴,魔女发表自己的意见。

  “还是回来休息吧,金。”紫发的僵尸先生苦笑。

  “zzzzzzz。”吸血鬼先生终于坚持不住彻底睡死了。

  “……那我总能出去走走吧。”

  

  

  6.

  漫无目标的乱逛乱走,托着身形隐匿的福,金可算是没有沦落为别人眼里的挨宰肥羊,路上群魔乱舞的情形看下来简直让他目瞪口呆——猫妖和天使在一起讨论最新季的时尚,阿努比斯在岸边试图用权杖勾拽河水里的美人鱼抢夺糖果,疯帽子雷狮带领的怪物海盗团满场子搜刮战利品横行无忌——金还差点被狗鼻子灵敏的佩利发现了,幸亏他逃得够快。

  简直……太有意思了!

  南瓜幽灵兴冲冲地到处窜,站在黄色小箭头上一路风驰电疾,从寒冰湖到践踏平原,再从践踏平原到迷雾森林,没有人能够看见他。少年仿佛变成了真正的幽灵,在这片暂时停息了敌意的战场上哼着小调飘飘荡荡。

  暗影林地也看过了,接下来到哪里去呢?

  好像还差……赤焰山?

  

  

  7.

  那就去赤焰山吧。

  搓搓手,心大的蓝眼睛幽灵立刻做出了决定。就算那边是自大狂的地盘又怎么样,反正对方又看不见自己,没准他到时候还能借着这份“看不见”做些什么更有趣的事情。

  比如……算了先去赤焰山再说吧。莫名其妙热血沸腾起来的登格鲁男子汉飞进了通往赤焰山的传送阵,在无数尖叫声里。

  “哇啊啊啊啊啊啊传送阵自动启动了!!!”

  “你好歹也是大赛前五十吧!怎么胆子那么小!靠靠靠放开我的耳朵啊啊啊!!”

  “人我当然不怕啦但tm那又不是人啊啊啊啊啊——”

  鬼个屁啦你才是鬼!!

  翻了个白眼,头顶南瓜的少年冲传送阵外吓到掉色的参赛路人做鬼脸。

  

  

  8.

  赤焰山,全年高温。但这次居然意外的让人感觉不是那么热。

  可能是幽灵自带降温体质的原因?算了,想不明白就不要想,反正现在这个状态再好不过,各种意义上都是。踩在箭头滑板上,金在高空摩拳擦掌,努力思索着待会该干点什么给对方一个“Halloween Suprise”。赤焰山的火山吞吐着澎湃的熔岩,时不时都要朝天空喷发几下给空气增热,每当这个时候金都会怀疑嘉德罗斯选这个地方当地盘是因为杀人抛尸比较方便,而不是那见了鬼的喜欢温暖。就那个滋滋冒烟的岩浆,碰一下,意识还没反应过来可能你整个身体就没了。

  从传送点到嘉德罗斯经常假寐的位置需要花的时间并不久,绿发的女子穿着礼服单手持剑站立在山崖下,另一只手按着旁边红发改造人的脸把包成木乃伊的家伙推远。两个人感情还是那么好啊,金瞎了眼般的感叹,然后在山崖边搓搓手,蹑手蹑脚朝岩浆边正眯着眼睛感受岩池热度的人造人走去。

  哎嘿嘿嘿嘿好好感受万圣节鬼声的恐怖吧臭屁狂!!

  ……等等还是先把滑板抱住,不然待会被一棍子打飞就尴尬了。

  

  

  9.

  关于如何在非正式比赛的时候消磨时间?

  大赛榜首给你个最好的回答,假装睡觉,然后把某个上赶着来找死的渣渣揍一顿。

  如果没出意外的话。

  闭着眼睛,平稳呼吸,一下、两下,三下……直到数不清。那股熟悉的气息慢慢靠近,伴随着同样熟悉到让他手心发痒的声音——“嘉德罗斯……”

  嗯,臭小子还把声音刻意压低了。

  既然欠揍的那么敬业,那就好好奖励一下你。

  捏着怀里的元力武器,万圣节身份是「科学怪人」的人造人迅速转头。

  “嘉德罗斯你头掉了啊啊啊啊啊啊!!!!”

  

  

  10.

  科学怪人没什么不好的,真的,就是四肢容易掉。

  该死的大赛机制。人造人面无表情,在意识内默默竖起中指。

  看着那熟悉的声音如同被踩到尾巴的猫般在他周围炸来炸去,嘉德罗斯完全可以想象到某个混小子吓到起飞的样子。

  【恭喜您,惊吓成功,检测程度为中。】

  【得到糖果数量+5】

  这回窜来窜去的声音从“头掉了啊啊啊”变成“可恶我才没被吓到我糖怎么少了一半啊啊啊啊啊啊”。

  嗯,心情莫名好了。

  

  

  11.

  原来吓到别人也能拿到糖啊。

  天色渐晚,终于隐约显出身形的南瓜幽灵大咧咧霸占科学怪人一半的休息平台,恍然大悟的用拳头敲了下手掌。

  “那我不是也可以靠这样拿到糖吗!我现在这个样子是不是超可怕!!”双手藏在补丁斗篷里,金冲嘉德罗斯嗷呜嗷呜地喊。

  人造人难得没有一棍子把某个渣渣怼开,更难得地摸着下巴把对方的幽灵造型从头看到脚。

  “蠢。”想了半天,嘉德罗斯勉为其难憋出个字。

  “……”

  南瓜幽灵面无表情,然后抬手把科学怪人头拍掉了。

  被人追着从山顶撵下来的金还是很生气。

  “嘉德罗斯是个超级大混蛋!!”拍拍在逃跑过程中滚下来沾了灰尘的南瓜帽子,发丝被万圣节灯火映成暖橘色的小少年气哼哼地冲天空嚎了两声。

  “老大你要是想玩可以跟上噗——”

  看都没回头看,科学怪人一围巾把红发木乃伊抽到墙上。

  就你话多。

  

  

  12.

  万圣节很好玩。

  更好玩的是万圣节的金。

  在经历了被各别年长男性摸着头说好可爱和被各别年轻女性毫不客气的嘲笑以后。裹着补丁斗篷已经完全不透明的幽灵同学先后经历了海盗团的围猎,高阶参赛者的围猎,某些万圣节陷阱中的特殊异兽的围猎。他不光逃跑保住了自己手里那五颗糖,并且凭借自己灵活的走位和野兽般的第六感成功让万圣节大赛现场变成一片混战。

  “这小子好会搞事啊。”红发的改造人缩在角落里咂舌。

  

  

  13.

  在发现自己的造型压根无法吓到别人的金很沮丧。

  沮丧的都不想玩了,就想找个角落里窝着。

  也不知道手里的糖能不能吃。

  

  

  14.

  “哎老大你去哪呢。”

  “走了,跟上那个渣渣。”

  

  

  15.

  场地外的参赛者数量也不少。

  正处于皮孩阶段吓人之心犹不死的金想,会不会是因为场地内人太多没有惊悚效果所以吓不到人。

  或许……可以再试试?

  看着前方某个单独过来的参赛者,少年嘿嘿坏笑着搓了搓手,把从不知道哪里顺来的万圣节尖叫面具戴在脸上,然后隐匿身形,借着月光的指引,他压低嗓子扑过去,和着冷冽的夜风一声大吼——“treak or treat!!!”

  那个参赛者浑身一颤,瞬间僵在原地,待反应过来后像是有点生气,可下个瞬间他又像看到了超级恐怖的东西,一个大老爷们居然跟个姑娘那样尖叫起来。仿佛是被吓得不轻,在连续跌了几跤之后那参赛者拔腿就跑,连装满糖果的袋子都顾不上拿了。

  “……靠…我那么厉害的吗?!!”

  厉害的不是你。

  看着前方拿着自己头的老大,雷德沉默如鸡。

  

  

  16.

  有了前面的完美开头,后面的吓人活动就格外顺利了。

  小幽灵背后的糖果袋子也越来越满。

  “这样真的好吗。”解决掉不知道第几个提示积分的小裁判球,木乃伊窘窘有神的问身旁的明恋对象。

  “嘉德罗斯大人很开心。”一剑把小裁判球怼进地里,蒙特祖玛特别淡定。

  

  

  17.

  关于万圣节比赛的末尾嘉德罗斯的惊吓分值和比赛排名那样再次莫名高居榜首。这后面的猜测和争执,却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18.

  如何让自己在万圣节更加吓人。

  首先。

  你要有一个超级吓人的男朋友。

  

  

  

  

  

  

  the end.

评论(31)
热度(292)

© 黑羊_离当场去世就差那么一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