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羊_离当场去世就差那么一点

喂,呼叫总部。咩星人1007号已经登陆地球,准备执行侵略人类A计划。

一个嘉金的恐怖通关游戏的梦……

可能是想着要写篇嘉金的恐怖文,日有所思就夜有所梦,晚上梦到个情节,现在想起来都心有余悸。

差不多就是凹凸大赛结束后意外还有三十多人活着,本来大家脸上笑嘻嘻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结果一个月之后金某天晚上做梦发现不对,到了一个贼几啦恐怖的地方,还出不去,类似于逃出密室的恐怖版。详情可以参照死亡万花筒。

反正之后他联络了活着的人发现那存活的三十个人里居然有人意外死掉了,所有人才意识到原来凹凸大赛之后还有噩梦闯关游戏这种,要过到相应的关卡才能过关。反正这个时候嘉金正暧昧中,金在第二场关卡就意外和老嘉分到了一关,后来两个人也是从第二关的老手口中知道只要两个人在一米的范围内同时入梦,噩梦就会把两个人分到同个关卡。然后金出关之后当天就收拾行李找老嘉抱大腿去了´_>`

梦里的金属于分析能力正常,但幸运值和开启意外指数巨高的类型,属于言灵体质,比如打个哈哈“哎呀我这一动不会开启什么隐藏剧情吧”然后下一秒就会响起鬼哭狼嚎提示隐藏剧情了,基本大部分队友和金组队到后来都是“球球你可快闭嘴吧”。

老嘉是一言不合就是干类型,比鬼恐怖,无形体杀人可能还会让他犹豫犹豫,遇上借鬼名义行凶的实体杀人破密的关卡只有他追着杀人凶手溜的份,一般溜鬼拖时间和打头阵找线索的事情他干的最阔乐,典型的搞事情体质。因为懒得和看不上眼的杂鱼(那些老手也是前几场比赛的参赛者,梦境世界里封锁元力技能,所以有些非体质系的人就格外倒霉)说话,所以显得这个人特别大神。

上面这些都是梦里带过的↑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和我本来想写在快穿里的一个故事很像,但又有些不一样。

就是在某关金为了拖时间自动放弃了出逃,把老嘉和几个认识的参赛者推出门,自己拖时间,本来就要嗝屁了挂了,但是因为幸运值max的原因,他在本关意外拿到的小东西竟然是隐藏的复活彩蛋,彩蛋把他的灵魂滞留在一个A+级别的解谜关卡里,而且那个关卡竟然是难得的单人难度关卡——“白新娘与黑新娘”,只有通过那个关卡才能把人的灵魂带出来。

然后反正经过一番争论众人最终还是妥协了让嘉德罗斯去,入梦前格瑞让嘉德罗斯一定要把金带出来,得到的是人造人的一个白眼。

真正进入到关卡里,嘉德罗斯发现自己是在一个课堂里醒来的,教国文课的女老师带着黑框眼镜在讲台上唾沫横飞,发现老师不怎么甩学生,于是老嘉干脆维持着单手撑脸的样子很随意的转动视线观察周围,这个时候一段信息出现在他脑子里,他有点惊讶发现这个世界居然有信息,然后他一看这个剧情就更惊讶了。居然是段校园恋爱小说剧情,和前几个世界动不动阴森恐怖比起来简直可以算得上粉红了,而被停留在这个世界的金居然有角色,是个痴恋女主不成偏激行凶的阴沉反派,最后该反派设计屠杀了一整个学校的人。

他看着这个剧情觉得就有点奇怪,但想着没准是世界同化的作用也就没有探究,然后老嘉就偷偷观察这个世界的金,有点消瘦,脸和原来世界一模一样,但或许是因为身体不好的原因脸色和发质都不是很好,眼角也有血丝有些发红,这个金还有时不时揉眼角的习惯,嘉总试探着接近了一下这个金,发现他给自己的感觉并不是那么让他亲近,可以说是直觉,偏偏嘉德罗斯还挺信任自己的直觉。他感觉有些奇怪,于是改为暗中调查,这一调查还真调查出一点东西了,原来这个关卡内的"金”并不是独生子。

他们是双生子,爽朗阳光的哥哥和阴郁低调的弟弟,而在某一天,大学落榜的弟弟因为承受不住父母的嘲讽和同学的冷眼跳楼自杀。

而关心着弟弟的哥哥也因为承受不住弟弟自杀的打击而性格大变,变得开始阴郁起来。于此同时嘉又从学校放映电影和同学A(关卡内设定是哥哥的好友)的交谈里整理出两条奇妙的“线索。”

——让教室内的金浑身紧绷神情紧张的电影名叫《安娜斯塔西娅》

——兄弟两个人的发色瞳色都不同,哥哥随父,弟弟随母,而他们的妈妈有着棕栗色的头发和眼睛。

……

反正经过一番分析嘉德罗斯最终发现是教室内的“哥哥”应该是原本的“弟弟”,因为《安娜斯塔西娅》的又一个名字叫《真假公主》,这个A+关卡的本名则是童话的某个经典故事《黑新娘与白新娘》,成功让嘉德罗斯怀疑起教室内的“金”的身份,而且看对方的发色干燥发质,明显是多次染发造成的,而且老嘉从学校厕所的垃圾桶里看见了蓝色的日抛隐形,这个时候离通关时限也不远了,距“金”屠杀全校还有一天的时间,虽然杀了“金”很简单但是嘉德罗斯没有钥匙,过了时限还没出门照旧只有死路一条。于是老嘉又开始到处找门和钥匙。

在找的过程中他发现一个救赎耶稣的雕像很奇怪,耶稣的肚脐眼居然是个钥匙形状的凹痕,他去问这边的管理员,管理员冷漠的说是学生淘气随意按上去的,嘉德罗斯看着耶稣肚脐眼的钥匙凹痕,他忽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到了时限的最后一天,老嘉直接撸着袖子上了,黑暗中和假冒哥哥的“弟弟”决斗,成功把那个假的金掐死,拿着刀捅穿了对方的肚子,从对方体内摸出了那把黄铜钥匙。然后拿到钥匙的那刻弟弟的身体忽然分解了,变成一个闪闪发光的灵魂,看起来像是原本的金。

金很随意的抱怨了一句“你来的好慢哦,我等的都快发霉了。”老嘉就笑了笑,说时间快到了我们现在就走吧,金就开开心心的跟在他身后去了艺术楼,原来嘉德罗斯发现出去的门就在救赎耶稣的雕像后面。

等到了门前,嘉德罗斯看着门锁,漫不经心若有所思的把玩手里的钥匙,金在后面催促他快点开门,就听老嘉忽然声音平静,问带着点笑意的说:“我忽然想到了一件事。”

金:“你快点开门啦,时间马上嗯?什么事?”

嘉德罗斯:“既然你能以灵魂的形式存在,被封锁在这里,那么你的弟弟,是不是也有灵魂——”

后面的怪物没有说话的机会,因为他的肚脐眼的位置,很好插着一把黄铜钥匙,这柄钥匙现在就像一把匕首,紧紧扼住了它的死穴。

显出腐尸本态的怪物疯狂咆哮了起来。试图追击嘉德罗斯,老嘉窜的飞快,乘着怪物被他推过去的桌椅柜子卡在墙角的时候,跑上去,拔出那把插在对方肚脐上的钥匙,再跑回去,杂碎了那个耶稣受难的雕像,从雕像里抓出了一团光球。

光球特别激动:“嘉德罗斯你居然来救我了我好感动呜呜呜呜呜……”

嘉德罗斯:“你这个白痴渣渣我可是绝对不会认错的。”

在腐尸挣脱控制的那个瞬间,嘉德罗斯跑到教室最后面那扇被锁起来的窗子前面,把钥匙插进去那把黄铜大锁里。右转,开窗,跳下去,一气呵成,跳下去前还不忘冲眼神怨毒的怪物竖了个中指。

……

早上想想这个梦,真是惊险又刺激。

梦里什么的都有【痛哭流涕】

评论(8)
热度(103)

© 黑羊_离当场去世就差那么一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