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羊_离当场去世就差那么一点

喂,呼叫总部。咩星人1007号已经登陆地球,准备执行侵略人类A计划。

嘉金_史密斯夫妇梗

  

  *如题

  *写的要笑死了

  *没后续系列

  

  <<<<<<<

  

  “嘉德罗斯要和我离婚。”

  

  金说完这句话,深深地叹气,把无名指上那个纯银指环脱下来捏在被汗水浸湿的掌心里。谢天谢地他们当时的激情上脑,图速效省事也是为了把身边的人尽快绑定而随意挑下了这款没有镶钻的纯银戒指——坠入爱河的人永远都是愚蠢的,但金现在非常感谢那时的愚蠢,好歹这枚戒指并不扎手,他的意思是,再没有什么能比他那糟糕的八年婚姻更扎手了。

  
  “哦,哦,我告诉过你了,我一直告诉过你。”带着红色星星发卡的女士嘴里含着草莓棒棒糖,声音含糊。“那时我说什么?七年之痒?上帝,你们好歹撑到第八年了,应该鼓掌不是吗?”女孩蓝紫色的眼珠斜斜地朝金撇去,轻飘飘的,里面藏着嘲讽的胜利。

  
  “他说我在家的时间太少,但我已经跟他说过我是个客机的飞行员了,所以我要尽力保持…额……飞行?”

  

  “……被爱情冲昏头脑的可怜傻瓜男人终于意识到你那些狗屁理由越来越扯蛋了吗。”凯莉面无表情。

  
  好像意识到自己说的是傻话,金举起两只手捂住脸,然后用力搓了把。他发出某种奇怪地吸鼻涕又类似于喘气的动静,然后挫败地抬起头。“好吧,好吧。”他举手投降,接着恨恨的磨了磨自己的后槽牙。“但这是我想的吗?啊混蛋,该死的SK,该死的GOD,他剥夺了我几乎所有的假期!!”

  
  “然后你就连续八次翘掉他精心准备的结婚纪念日?哦宝贝,老实说这可不是什么好男人该干的。好吧,别这样瞪我,我知道你操心的都是两国开战之类的大事,嘭啪轰隆咻——唔姆,那种。”

  

  “你这说的我好像在参加派对。”金神色奇怪,那张脸上是苦恼又想笑的表情。他觉得凯莉说的太过于轻松了点,但她说的确实没错,从她的说法里听自己确实不是个好丈夫——没有哪个负责人的爱人会次次都把另一半扔在家里,在结婚纪念日的时候。但为什么是结婚纪念日?!那个天杀的,天杀的GOD,为什么总是要在那种时间挑事情,他不能学学那些老实的中产阶层吗,稍微给个休息的时间吧。好吧,以上纯粹是妄想,正如金无法挽回自己那失败的八年婚姻,也正如他无法改变自己是DGL特工头牌狙击手的事实。什么客机飞行员,骗鬼的,也用来骗骗他家里那位可怜的爱人。金飞来飞去的时间倒是挺多,躲在直升机的舱门后面放冷枪,当然他也确实是有飞机的驾驶执照,但那只是私人的,他可怜的男盆友就是被这张私人的驾驶执照糊弄了整整八年。

  
  “这确实是无法摆脱的事实,但你补救过吗。”凯莉翻了个白眼,她拿出含在脸侧的棒棒糖,用它指着前方忙于解释的队友。“哦,排除那块香精放入过量能把人毒死的香皂,和那块丑到连单细胞生物都能被吓出脑子再被吓死的表,你那堆品味恶劣的礼物通通排除,你还进行了什么补救措施吗。”

  
  “我觉得那块表很好看,而且香皂嘉德罗斯很喜欢!……谢谢是表达的喜欢的意思……应该是吧?”金顿了下,模糊的回忆对这个观点提出了质疑,但他还是选择在凯莉面前重复这句话。在前方女孩满脸见了鬼的眼神里,他抱住脑袋,耷拉了肩膀和脸。

  

  “你应该振作点,起码那个时候他没有直接把那块狗屎香皂扔你脸上。”凯莉想了想,拍拍友人的肩膀,试图安慰他,然而金的脸色更愁苦了。

  

  “我其实还想再尝试一下。”他垂着脑袋拨弄手里的银指环,伴随着喉咙里发出的咕哝。

  
  “说真的你品味真心糟糕。”凯莉立刻回答。在发现金在看自己后,她装模作样地咳嗽了几声,咬碎嘴里的糖块。“嗯,仅仅是指你挑东西。”

  

  
  

  <

  

  

  
  “婚姻调解?”雷狮趴在桌子上,几乎是掐着脖子才没让自己爆笑出声,他连酒都顾不上喝了,那杯可怜的黑啤倒在地上,前方有道呈直线放射状的水痕,显然是刚刚的刺激造成的。

  

  “去你妈的,闭嘴……我的意思是,如果你现在不想被我卸掉下巴。”嘉德罗斯带着露指的半截护手,狠狠一拳砸在面前的沙袋上。打完这拳他稍微冷静了片刻,抬起手继续看向屏幕,然后又青筋暴起地冲沙袋来了拳。“去他的……那个渣渣,蠢货……婚——姻——调——解?他居然有脸要我去做这个?”

  

  “不不不,嘉德罗斯,婚姻调解是个不错的提议,你看几乎有六成想要离婚的人到了那儿都会对自己的目前婚姻状态有所保留……”

  

  “没人会觉得你是哑巴。”嘉德罗斯几乎要捏爆面前的黑莓手机。“麻烦闭上狗嘴。”

  

  雷狮露出无辜又湿漉漉(不用怀疑这人刚才快要笑断气了)的眼神,他的手伸到桌子底下狠狠抠了把自己的大腿。

  

  嘉德罗斯觉得自己必须要说点什么,要不然他现在就能拿把加特林过来直播扫射办公室。那个渣渣,他妈的,他妈的——“是谁缺席了八次结婚纪念日,对整整八次,结婚八年从头到尾居然每次都能完美错过,出差,出差……他是被机翼挂到万米高空了吗——对,还有父母,就算是我花钱雇来得那对,八年里我约他了起码有十二…不,十三次——他每次都说‘好的宝贝’,然后第二天呢?!——远程来电告诉我他凌晨三点去出差了,我他妈!!去他的吧!!!”

  

  雷狮快要笑死了。

  

  “我为了SK这个垃圾集团工作了那么久,哪次不是做到最完美!!”

  
  “对,你永远都是最完美的。”雷狮嘴角抽搐,尽力配合。“SK最佳好员工。”

  
  “为了他这个渣渣,我把所有的工作都限定在这个国家这个城市内,那他呢,一个客机飞行员,鬼知道为什么要出那么多差!!他是要锻炼自己飞到西伯利亚海去吗?!我为他辛辛苦苦了八年,结果他是这么回应我的?!婚——姻——调——解?!”嘉德罗斯崩溃地低吼。

  
  “哦,你或许应该冷静些,去看看,万一事情不是这样的……比方说没那么糟糕?或者说新的惊喜手段……什么的?”雷狮捡起地上的杯子,非常不怕死的煽风点火。但他这句话明显是提醒到SK的近战特工了,只见对方把黑莓塞进裤袋,然后拿起椅背上的风衣外套。

  
  “你真打算去?”

  

  “总要去看看这渣渣耍的什么花样——”咬牙切齿的回话,下意识的抬起手腕看时间,当看到手腕上的手表表盘后嘉德罗斯略微怔愣了片刻,忽然反应过来这好像是那渣渣第四次的送他的纪念日补偿礼物——还是第五次?这款式真是丑到缺氧,他重重哼了声,解掉手表扔进了桌底下的碎纸篓。

  
  在走出门之后他忽然又跑了回来,从纸篓里拿出那块手表,恨恨地甩进了柜子里。

  

  哎呦,真可怕。雷狮擦着手里的玻璃杯,想着这家伙怕不是最近性生活也不和谐。

  

 

  

  

  

  end.

评论(10)
热度(271)

© 黑羊_离当场去世就差那么一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