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羊_性感猛男在线考研

完结的文请戳tag【咩咩草圈】

=黑羊

ooc自我妄想流写脚

绑定画手尾巴太太!!!@尾乾

这人负能超重还会不定期敏感

关注请慎重,如果取了关就请别再关注。

【另外关于目前吃的cp】:

【凹凸】:

过激嘉左,嘉金真爱,但同时金的cp左右都吃,雷安雷不定,可拆可逆。

百合目前站定凯柠,其他杂食


【小英雄】:

目前胜出站定。

被切出必杀——两个可爱合在一起是双倍的可爱。

出久左右向都接受,但目前偏右




【总体属性】↓

杂食,狗,如果我喜欢你我愿意吃你安利的一切cp并给你产粮。

讨厌的人和产了天雷的粮而被我看到的人我一般不会废话,直接拉黑。

请不要在ky和文章无关的内容,也不要在文下过度语c




【最后关于约稿】=

Cp不限,也可约你的自创角色的文。

凹凸cp除了嘉右向,我一切OK。

私稿:30r千字
私稿车:40r千字

商稿:「不论开不开车都是」60r千字

有意者可私聊❤❤

【嘉金】《神的肋骨㊵》完结

 
  *嘉德罗斯×被身体改造兼洗脑过的金
  
  *苍天啊大地啊我终于完结啦!!!(嗷嗷哭)
  
  *我他娘到底都在写点什么呃呃呃呃呃
   
  *第二部随缘系列,先养养肝。

  *虽然崩坏脑残歪曲剧情重度ooc,但我不要脸啊。
  
  *角色人物属于七创爹,ooc属于我。
  
     *全文将近十万字!我现在好快乐!!

  *算是人设文????
 
  *我终于完结了!!完结了!不用你们帮忙我自己疯狂撒花!!!!!
  

  
  

  <<<<<<<<<<<<<<<<<<<<<<<<<<<

  
  
  那个气息越来越强盛了,在那个孩子往前走出第三步的时候,尽头的那方天幕终于被雷闪全部点亮。
  
  
  
  “嘉……嘉德罗斯…。”男孩张着嘴,念咒般的反复叨念着这几个字,在那股越发清晰的气息里,他感受到了一股针扎的疼痛,并非身体,而是在更加虚无的层面,让他难以遏制的全身发起抖来。他想嘉德罗斯在哪里啊,他为什么找不到了,一点点气息都没有了,可是为什么那个把嘉德罗斯推下去的家伙还那么活蹦乱跳的在昭示自己的存在感呢?
  
  
  
  汹涌的孤独感包围了他,金忽然不知道自己应该干什么了,以往他总是听嘉德罗斯的,因为在他有意识的整个人生里也只有嘉德罗斯愿意跟他讲话,会教他一些事情,在他没把事情办好的时候喊他白痴蠢货。他在后来的书中学到了“命令”这个词,也知道那些皇族的下人偷偷在他背后议论,说他是嘉德罗斯身边最忠心的狗。
  
  
  
  可那又怎么样。
  
  
  
  在隔离室被那些探究的眼神包围的时候,那个家伙就像神一样出现在自己面前,身上的光彩简直要把昏暗的室内都全部点亮,而他的人生也是在那刻被点亮的。在那个寂寞的地方,有颗星星从污泥中跳起来,自动落到他的手上,于是他便再也不能松开手了。
  
  
  
  男孩低着头,不再驻留,继续往前走。有凝滞的热风吹过他的发丝,与破烂的衣角,在他所行之处开始逐渐蔓延出漆黑的箭头,那些箭头生长着,变成通往巨人国度的魔藤,独自开辟出一方新的天地。
  
  
  
  苍白变成天狗开始吞噬金色,男孩手中出现了块木牌,他攥拳,无数木屑从指缝落下,在他脚边聚成小堆。
  
  
  
  在下个瞬间,他便消失在了原地,连同他的领域一起。
  
  
  
  “定、定位传送牌啊。”雷德出声,语似感慨,他看着蒙特祖玛,伸手指着前方那块空地。
  
  
  
  “老大也太偏心了吧,那玩意要好多积分呢!!”
  
  
  
  “……”
  
  
  
  
  
  寒冰湖,格瑞一个鬼天盟的盟众身躯中拔出长刀,那个干枯的男人倒在地上,拽紧外袍的手却是松开了,他“嗬嗬”的穿着粗气,面具从脸上滑落,泪水浸透了整张脸。
  
  
  
  “谢…谢谢……”他看着格瑞,哑声道谢。
  
  
  
  谢谢你让我死的像个战士。
  
  
  
  格瑞右手提着烈斩,仰望着那个悬浮在天际的男人,在脚底冰层断裂的时候他一个纵身快速上前,左手拽住莱娜的领子把白瞳少女狠狠后甩。手中的烈斩随主人的战意高声嗡鸣,他涉水前进,长刀在空气中轮舞,冲着鬼狐拦腰狠斩。烈斩本就是为屠杀而打造的武器,再过坚硬的金属都能轻松斩断,更不用说人的躯体。
  
  
  
  鬼狐的反应也快,在刀锋迫近的那刻他便后倒,硬生生躲过迎面的攻击,与此同时雷神之锤爆出电光,顺着对方刀尖一路蔓延爆裂。猝不及防的突袭在最初的交锋里显露出了惊人的威力,前面几招格瑞都占尽优势,把鬼狐天冲逼的颇为狼狈,但自身的问题很快开始暴露,元力的不足是他现在最大的短板。比起自己,鬼狐天冲就相当于一个天然的元力仓库,几百号人的生命力和元力都堆在那具身体里,光是打持久战都能硬生生磨死他。
  
  
  
  不可强攻。
  
  
  
  打定主意,他便换了攻势,转攻为守。 既然无法百分之百的保证斩杀敌人,那便争取时间,只要拖到预赛结束,对方便不能再继续攻击,等以后寻找机会再诛杀鬼狐也不迟。
  
  
  
  雷暴铺天盖地的砸过来,每次都能将大块的冰崖击碎,地面在摇晃,浮冰被飓风卷起发出巨大的碰撞声响,让人牙酸不已。
  
  
  
  “哦,改打拖延战了吗,你们这些前几名看来也不过如此。”野心家终于扯掉了那副温文尔雅的面皮,他猖狂的大笑着,指挥雷暴肆意攻击,在终场的乐声里扭曲成了一头野兽。
  
  
  
  “就让我们看看到底谁才是真正的赢家罢!你们这些自视甚高,瞧不起人的家伙!!”
  
  
  
  “都去死!去死!”
  
  
  
  坚冰被风暴召唤,从四面八方聚集着排成长列,有的从高空坠落,有的被驱使着从四周突袭击向格瑞。他将烈斩横过,劈碎巨石,驱使元力震开那些突袭的冰锥,把这些透明晶莹的冰刺抛向远处。攻击太过于密集,于是在格瑞折身的那刻短暂的暴露了行迹,见此,鬼狐天冲猛的跃起,指挥雷电化为长剑,夹携着千军万马冲向前方。
  
  
  
  这次的攻击依然落空了。
  
  
  
  碎石混着闪烁的雷光从天空掉落,一如赤岩山纷纷扬扬的煤渣。
  
  
  
  黑色的荆棘结成蛛网挡住了伪造的雷神之锤,红色的眼睛里有火焰燃烧,映在发丝苍白的少年脸上有如鲜血。错愕的不止是鬼狐,还有格瑞。
  
  
  
  那个家伙,和见面那几次又不一样了。格瑞睁大眼睛,错愕的看着前方的男孩,在那个瞬间居然无法反应。
  
  
  
  “嘉德罗斯在哪里。”少年看着鬼狐天冲,轻轻说出这句话。他的语气很淡,没有失去队友的痛心疾首,这句话问出来就像是在问早餐吃什么一样自然,可在场的所有人都能感受到那种巨大又恐怖的压力。
  
  
  
  鬼狐天冲反应很快,他再次释放了雷暴,雷电的长龙横扫了整片寒冰湖猎场,把方圆百里的冰崖全部碾碎成粉,空气中的水分都在这刻被汽化,于是白雾弥漫纷扬,把一切活着的与死去的生命全都模糊。
  
  
  
  “嘉德罗斯在哪。”少年脚步未动,他又问了一遍。身上的某种气场也在鬼狐天冲的攻击下面越来越强。不知为何格瑞感觉到了孤独,一种流尽血泪,连嘶吼都发不出来的孤独。
  
  
  
  终于,少年动了。
  
  
  
  他贴着地面疾速潜行,无声无息,化身为蛇,在距鬼狐天冲只有三米距离的时候才突然冲起猛攻。鬼狐天冲下意识后撤,仓促间他有些来不及反应,又或许是对方收敛气息的技巧太过高超。随手拽过身边悬浮的几枚碎冰,他反手一弹以投掷飞镖的手势打向少年。冰凌呈品字状袭向金,但他只是微微偏了偏头,和上头那枚利器擦身而过。最终那两枚利刃打进了金的肩膀和侧腰,可是却半分没有遏制对方的行动,他携带着黑笼冲向鬼狐天冲,带着同归于尽的气势。
  
  
  
  这完全就是以命搏命的打法,不存在技巧和作战方针,之所以偏头是因为他还要留着那条命去攻击鬼狐,如果被击中头颅人不会无法行动的话,他连刚刚那一下都不会躲闪了。
  
  
  
  面对疯子,连狂徒都会畏惧。鬼狐天冲本以为计算到现在他已经不会再觉得恐惧,他放弃了所有,算计与背叛那么多人,到现在连莱娜都放弃了,他一路坎坷的走到这个高度,终于笑着俯视那些以往不曾正眼看他的人。
  
  
  
  可为什么现在手还是在发抖?
  
  
  
  “不可能!我不会畏惧……不会!!你去死吧!去死!阻挡在我面前的一切垃圾都去死!!”他仰头疯狂的笑,释放出全身的力量。他已经有些失心疯了,忍耐到现在,任由自尊被碾碎到现在,本以为快要踏上王座,那个该死的家伙却出现在他面前,告诉他他终究还是弱小的,还是应该被鄙视践踏的。
  
  
  
  怎么可能!他鬼狐天冲绝对不允许!
  
  
  
  如果会畏惧疯子的话,就也把自己变成疯子好了!
  
  
  
  两个巨大的元力爆破在一起,连猎场都险些被移平,格瑞拖着莱娜后退,光是挡住元力冲击的气流都让他有些腿脚发软。
  
  
  
  如果没有和嘉德罗斯打上那场就好了。他在心底苦笑。
  
  
  
  等飓风逐渐平息,白发青年也终于看清了暴风场地的一切。积雪已经被元力爆裂溢散而出的热度全部消融了,两个人倒在地上,少年的发色已经恢复了纯金,他睁着眼睛死死盯住前方,嘴里大口大口呕着血。好几次他试图站起来,却又更多次的摔进水里。
  
  
  
  鬼狐天冲也没好到哪里去,他的面具已经碎了,脸上有一道巨大的裂口,鲜血从裂口外边涌出,浸透了半张脸。他咳嗽了几声,捂住脸站起来,呵呵呵的笑着往金那里走。那笑声低沉,喑哑,透露出让人心惧的疯狂。
  
  
  
  “我赢了,我赢了……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赢了!最后的赢家是我!!”
  
  
  
  雷神之锤又在他手中逐渐成型,格瑞想要站起来,可是手脚已经在方才的冲击下面全部麻痹了,他只能眼睁睁,看着鬼狐天冲举起那柄元力武器。
  
  
  
  “真狼狈啊,格瑞。”那抹金色在格瑞的眼角终于全数燃烧起来了,他听见一个声音,从后面出现,停至身前。嘉德罗斯手中提着大罗神通棍,站在这片破碎的场地上。格瑞看不见对方的表情,只能盯着对方的围巾被风吹起。
  
  
  
  “当然,我也没比你好哪去。”说完这句话,嘉德罗斯往前。走到金身边,蹲下,戳了戳对方的脸。
  
  
  
  “我才修复个武器的功夫,你怎么也能出那么多事情呢。”嘉德罗斯面无表情的看着那个睁大眼睛伸手拽住他裤脚的男孩子,语气中难得有种无奈。
  
  
  
  “嘉……唔咳……嘉德……”
  
  
  
  “蠢货,不想死就别说话。”
  
  
  
  蠢货这次却没听嘉德罗斯的,还是用那张沾染鲜血的嘴固执的喊完整了人造人的名字。
  
  
  
  嘉德罗斯。
  
  
  
  “真狼狈。”人造人勾起唇角,露出微笑,只是声音中有怒火燃烧。仰起头,他这次终于给了鬼狐天冲一个正眼。
  
  
  
  “做的不错嘛……但我的东西,还轮不到外面的垃圾来欺负。”
  
  
  
  大罗神通棍呼啸着从天而落,于此同时雷神之锤的攻击也随之而至,尽管两个人身体里仅剩的元力都不存在多少,但嘉德罗斯终究还是占了几分身体素质的优势。
  
  
  
  他捏住鬼狐天冲的喉咙,将他提起来,逐渐收紧手指,榨干对方身体里最后那点氧气。
  
  
  
  三秒。
  
  两秒。
  
  一秒。
  
  
  
  “各位凹凸大赛的参赛者,你们好。我是本届的裁判长,丹尼尔。”巨大的虚像投射在大赛各个猎场的天空,有猎手停止了攻击的姿势,有剑客放下了手中染血的长剑。星月的魔女站在传猎场传送的交界处,仰头看着那方漆黑的天幕,巨大的月刃插在地上,有风把红裙吹的猎猎作响。
  
  
  
  “凹凸世界预赛现在已经全部结束,请先让我对奋战到现在的各位,致以最高敬意。先在我宣布,大赛预选赛正式结束。积分系统现在已经停止积分。”
  
  
  
  “首先恭喜在此刻仍排名一百的参赛者,你们是这一阶段的获胜者,并顺利进入到下轮比赛。能够取得这份成绩,已经足以证明了各位的优秀,请再接再厉。为夺取凹凸大赛的最终胜利而努力吧。”
  
  
  
  “而其他没有达到前一百的参赛者,非常遗憾……你们将不在允许出现在赛场,大赛系统会开始回收各位的元力……”
  
  
  
  在无数星点浮现的那刻嘉德罗斯终于松开了捏住鬼狐喉咙的手,他将那具身体狠狠甩在一旁,转身沉默的把地上被血染红的男孩抱起来。
  
  
  
  嘉德罗斯能感觉到对方的颤抖,也不知道是因为身体疼痛还是别的什么原因,金慢慢伸出手,试探着环住嘉德罗斯的脖颈,见对方没有躲避,他猛的一下子收紧胳膊,把脑袋狠狠搁在对方肩膀上。
  
  
  
  白瞳的少女在无数元力种子化成的流星雨之中抱住那种面具,缩成一团,在初见的梦里化为星点。在最终消散以前,她对着格瑞笑了笑,轻轻说了声谢谢。
  
  
  
  寡言的刀客没有说话,他拄着烈斩支撑起身体,看向那前方,那个太阳升起的地方。
  
  
  ……
  
  
  
  “嘉德罗斯……嘉德罗斯……”
  
  
  “嗯。”
  
  
  “疼。”
  
  
  “我在。”
  
  
  “……”
  
  
  少年抱着少年,就这样,在这片被尘嚣遮蔽的荒原里,渐行渐远。
  
  
  

  
  
  
  THE END.

评论(40)
热度(531)

© 黑羊_性感猛男在线考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