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羊_考研闭关潜水

完结的文请戳tag【咩咩草圈】

=黑羊

ooc自我妄想流写脚

绑定画手尾巴太太!!!@尾乾

这人负能超重还会不定期敏感

关注请慎重,如果取了关就请别再关注。

另外关于目前吃的cp:

过激嘉左,嘉金真爱,但同时金的cp左右都吃,雷安雷不定,可拆可逆。

杂食,狗,如果我喜欢你我愿意吃你安利的一切cp并给你产粮。

百合目前站定凯柠,其他杂食

讨厌的人和产了天雷的粮而被我看到的人我一般不会废话,直接拉黑。

请不要在ky和文章无关的内容,也不要在文下过度语c

最后关于约稿=

Cp不限,也可约你的自创角色的文。

凹凸cp除了嘉右向,我一切OK。

私稿:30r千字
私稿车:40r千字

商稿:「不论开不开车都是」60r千字

有意者可私聊❤❤

【嘉金】《神的肋骨㊴》


  *嘉德罗斯×被身体改造兼洗脑过的金
  
  *再次预计四十二章完结,保佑我能准时完结。
  
  *第一部完结倒计时开始√
  
  *我他娘到底都在写点什么呃呃呃呃呃
   
  *一条小鱼,小鱼,小带鱼。

  *虽然崩坏脑残歪曲剧情重度ooc,但我不要脸啊。
  
  *角色人物属于七创爹,ooc属于我。
  
     *我可能要死在推倒剧情上了【抓下一把头发.jpg】

  *算是人设文????
 
  *每天都在陷入快完结的感动中。
  
  
  

  <<<<<<<<<<<<<<<<<<<<<<<<<<<

  
 
  
  天彻底暗了。
  
  
  
  有绿色光芒自冰层下方透射而出,在寒冰湖的水中起起伏伏。鬼狐天冲站在冰窟旁,透过面具凝视底下的湖水,有无数呼吸声自他身后响起,那都是鬼天盟最后的盟众。
  
  
  
  寒冰湖其实是方人造猎场,鬼狐天冲曾在神典上读到过——“神明”斩断赤蛇,用滚烫铁水将其熔铸,再引来极寒之水封印此地。神典上的东西是有后人夸大,但有件事却是可以肯定,在这地下定然埋藏着极为可怖的存在,据说是比最高等的赛场首领更加令人恐惧的东西。
  
  
  
  捕捉灯在黑夜中四处梭寻,在无尽雪原上照出巨大的椭圆形光斑。最终在某个位置定格。鬼狐天冲看到了一个人,一个年轻的男人,自远方逐渐逼近。
  
  
  
  真是可惜。
  
  
  
  年轻的野心家低头看着前方的荧荧绿光,在心底想。
  
  
  
  “真该为你的谋算鼓掌啊,鬼狐天冲先生。”格瑞的声音随着他往前的动作而逐渐逼近,松散的积雪被落下的鞋底压实,发出的窸窣动静类似于踩在秋季厚实的落叶层上。青年一步步往前,动作从容,然而仅仅瞬间的功夫就将距离拉近了五分之二。他难得用“先生”这个词称呼人,但今天却是将这两个字套在了鬼狐天冲身上。不光是讽刺,还流露出几分忌惮的意思。
  
  
  
  “不敢不敢。”鬼狐笑,冲着格瑞摊手。“比起格瑞先生,我这算计还是差了几分火候。”他也没有掩饰,直接坦诚了自己的计划。鬼天盟的势力在片刻间包围住他们二人,随着冰层下绿光的逐渐强盛,有裂痕渐渐自洞窟边缘爬蔓延,汹涌的气旋在他们周身碰撞闪现。
  
  
  
  这是胜利者最终角逐的斗场,死在这场争斗上已是鬼狐一族从未有过的荣耀。他此刻心中满是平静,甚至是有几分喜悦的。他终归还是突破了隐藏在阴影中的家族桎梏,再也不是那个见鬼的“辅佐者”,而是有资格与那些顶层的人物争夺胜利之人。
  
  
  
  “想来凯莉应该跟您说过了我的元力技能,那我也就不再做过多解释。”他伸出手,然后五指猛收,做出了类似抓取的动作。烈斩破水而出,仿佛从一个死物变成了会呼吸的生命体。那些光芒将它包裹其中,随着呼吸的节奏起伏着,然后在下一刻又全数消失。
  
  
  
  “成王败寇,后续就让赢家来谱写吧!”
  
  
  
  鬼狐天冲双手握持刀柄,刀刃在空中划绿色的半弧,他在几个纵身后踏着冰面疾速逼近,在同格瑞擦身的瞬息,引动“虚空镜像”,模仿烈斩引动的元力挥出巨浪!于此同时他身后的鬼天盟盟众也被莱娜引领着结成巨阵,在这种情况下,鬼天盟的队伍竟也能够和实力全胜期的格瑞相持。想来也有人数与根据对方出招习惯所排布地阵容的关系在。
  
  
  
  他们无所畏惧,只因为百死百生的计划差这步便能完全成功,这些人已经于此刻变成了巨大的整体,一个人的胜利便是所有人的胜利,于是再没有凶险可以阻碍他们。
  
  
  
  没有行迹的浪潮呼啸在这片冰原上面,将无数人的围帽吹落。格瑞面孔苍白,像是被这场寒潮漂白了,然而他的眼睛却很亮,两只瞳仁里面有火焰跳动。
  
  
  
  “你真的以为,这样就能彻底掌控烈斩吗。”
  
  
  
  面对这般境地,格瑞竟然没有后闪躲避,他的脊梁未曾弯曲,身体未曾摇晃。他一步一步迈开腿脚,笔直的往前走去。
  
  
  
  在那片气潮即将扑上他鼻尖,把他脑袋分成两半的时候。他动了,瞬间的动作,快的让鬼狐天冲挥出的攻击只能切割残影,在下个瞬间他腾越在天上,像是在夜空振翅的白鸟,任凭从身上落下的积雪变成褪羽。
  
  
  
  他自上方看见鬼狐,鬼狐自下方看见他。因此无数绿影再次出现,目标仅是天空的那点白色。身体在重力的作用下降落,格瑞在攻击的间隙中游走,最后他伸出右腿,一脚实实在在踹上鬼狐天冲的肩膀。
  
  
  
  一秒,烈斩脱手。
  
  
  三秒,烈斩易手。
  
  
  
  五秒。格瑞站在鬼狐天冲身后,背对着那个自一开始就满腹算计的家伙,他反握烈斩,长刀架上了那人脖子——“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还有什么遗言想交代吗,鬼狐天冲。”
  
  
  
  长刀下的肌肉在一瞬间的紧绷后又彻底放松下来,鬼狐天冲摇了摇头。
  
  
  
  “真不愧是格瑞,论实力方面我确实不如你,甘拜下风。”他伸出手,对着虚无空气中的某点,轻轻笑出声来。“虽然有些可惜,但是,现在用掉也不算没价值了吧……”
  
  
  
  有光点出现,随着光芒而起的是跗骨之蛆般的威胁感。格瑞在那个瞬间便拿着烈斩疾速暴退。绿色的电光从天上落下,格瑞看见了成千上百的信徒,围着他们心里的神明,爆发出强烈的欢呼。放浪形骸,惊悚至极。
  
  
  
  那柄雷神之锤很熟悉,只是它并没有出现在曾经的主人手里。
  
  
  
  背叛真是种美到极致的事情,在计划的纰漏还不存在的时候,鬼狐天冲或许还有怀着一点点对部下的感恩,或者顾虑,不愿意立刻使用掉手中的这枚好棋子。可是就在刚在,原本的计划失败了,而那些所谓的理由与顾虑便都不存在了。
  
  
  
  有痛苦的声音于人海响起,随着积分和元力一起涌进身体的还有澎湃的生命力。那些人愤怒的呵骂他是背叛者,骗子,说鬼狐会为此付出代价,不得好死。他看到那个脱下了面具的女孩表情不敢置信的挡在前面,问他这一切是不是误会,于是鬼狐天冲笑了。他杀死了那些企图挡在女孩身前让他逃跑的杂碎,虫蚁,用一种连自己都没听见过的声音说。
  
  
  
  “莱娜,尽完你最后的忠心,把你的元力也交付给我吧。”
  
  
  
  莱娜仰头,呆呆的看着他,双手还捏着两柄蜂后双刺。她的发丝轻盈,被风流带着涌动,可身体却是沉重的。女孩低垂着纯白的眸子,慢吞吞的走上去,像个犯错事的孩子。
  
  
  
  莱娜忽然有点想哭,可是她眨眨眼睛,却流不出眼泪了。
  
  
  
  
  
 
  “嘉德罗斯在哪里。”
  
  
  
  现在这幅场景实在有些危险。雷德维持着戒备的姿势挡在祖玛身前,同时在心底疯狂腹诽。那个平常打个半残都打不出一声闷哼的小哑巴现在站在他们前方不远处,衣服破烂面无表情的问他们两个嘉德罗斯在哪里,可他怎么知道老大跑哪里去了,真要说来不是对面那个小哑巴比他们更知道老大的行踪吗。
  
  
  
  明明心里槽都吐成堆了,雷德还是没敢把那些话说出来。赖以为生的直觉告诉他现在除了给个确定的答案之外最好不要说话,不然后果绝对不是自己能够预料的。但雷德又觉得那个问话的小哑巴样子有些可怜,就像那些在大街上和爸妈走散的小孩,找不到路,却又憋着不肯哭。
  
  
  
  “嘉德罗斯在哪里。”金又问。
  
  
  
  再这么僵持下去也不是个办法,雷德咬咬牙,心想要不干脆瞎指个方向把这祖宗支开,实在不行大不了打一场。可他刚张开口,还没来得及说点什么。对面的少年人突然转身了,他仰头,楞楞的盯着天空,接下来慢吞吞地,脚步蹒跚地朝前走去。
  
  
  
  他的重心不稳,摇摇晃晃,看起来就像串爆竹。被点燃后,便什么也不剩了。
  
  
  
  “他这是怎么啦?”雷德挠了挠头,有些不解的回头看祖玛。
  
  
  
  “那个方向好像是寒冰湖。”绿发的女子低头沉思,语气中带着丝不确定。“而且……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那个瞬间,我好像感受到了雷神之锤的气息?”
  
  
  

  
  
  tbc.

评论(7)
热度(260)

© 黑羊_考研闭关潜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