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羊_性感猛男在线考研

喂,呼叫总部。咩星人1007号已经登陆地球,准备执行侵略人类A计划。

【嘉金】《神的肋骨㉞》


  *嘉德罗斯×被身体改造兼洗脑过的金
  
  *初步预计四十章完结,保佑我能准时完结。
  
  *第一部完结倒计时开始√
  
  *依旧狗屁玩意,炸弹引爆前先发发福利。
  
  *一条小鱼,小鱼,小带鱼。

  *虽然崩坏脑残歪曲剧情重度ooc,但我不要脸啊。
  
  *角色人物属于七创爹,ooc属于我。
  
     *我可能要死在推倒剧情上了【抓下一把头发.jpg】

  *算是人设文????

        *评论我可能就不回复了大家不要介意orzz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中间剧情我压根就没想过【自打脸】,没准下一刻就直接被我快进到结局了你们要准备好。【现在基本不可能了😭😭😭】
  
 
  *如果可以请多给我评论qwq
  
  

  
  
  <<<<<<<<<<<<<<<<<<<<<<<<<<<
  
  
  
  
  他背着双手站在高台上,俯视下方的密集人潮,在无人可视的黑暗里深深吸了口气。
  
  
  
  “各位,请听我说。”他开口,让自己的声音传遍基地的每一个角落。
  
  
  
  “从鬼天盟成立开始,我就对大家有过承诺,一定要带领你们通过预赛。如今,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但我们之中能够进入前百名的仍然寥寥无几。我们鬼天盟在那些强者的眼中,还是一群弱者的集合。”说到这里,他停顿。环视四周,看着下方那些低垂的头颅。“但是,你们仍然在这里,仍然将自己当成鬼天盟的一员,仍然相信我鬼狐天冲的承诺,而我,也绝对不会辜负了你们的信任。”
  
  
  
  “现在,我们的机会终于来了。”
  
  
  
  他大张双臂,用一种昂然的语气喊出这句话。有风从身体间穿行,于是他袖袍翻飞。站在下方的人小声议论着。仿若沸水煮开前所出现的细微气泡,从现象变成一个彻底燃烧的预兆。
  
  
  
  “鬼狐大人,难道说……”
  
  
  
  “没错,各位,你们期待已久的大行动要开始了。为了我们鬼天盟“百死百生”的大计而战吧!”
  
  
  
  在下方欢呼沸腾的人潮里他高举双手,这是落子,是将军,把命运变成磨盘里不可逆转的豆子。那些失败者的骸骨肉渣会变成他登向高位的阶梯,所以现在大声欢呼吧,愚者。成为新王的养分是你们那庸碌生命里的最大幸事。
  
  
  
  漆黑的雷暴在宇宙之中翻搅,浓郁沉重的星海就像一片即将沸腾躁动的海水,仿佛有什么即将破水而出。战地上,幻影龙蜥巨大的双翼扇动着,在冰原之中里发出铮铮的声响,就像Gjallarhorn被吹奏在命运尽头的最后一场战歌,预示着无数鲜血死亡的洗礼。
  
  
  
  斯莱布尼尔在天空之中嘶鸣而过,载着雷之武神赶往那片未知的前路。
  
  
  
  那架巨大的绞肉机,已经开始缓缓转动,将沿途所遇见的一切血肉,都碾碎成渣。
  
  
  
  破坏、骚动、壮丽的围剿场面、摇曳不定色彩掺杂的元力光芒、轰炸武器密集的轰鸣、刀尖的碰响,刚刚开始的射击的枪炮声钩织成一幅让人心血澎湃的画面,鬼狐天冲站在极北猎场那处最高的冰崖上,在众多电子光屏的环绕下悠长叹气。
  
  
  
  还不够,猎物还不够大。
  
  
  
  还差一点点。
  
  
  
  ……
  
  
  
  夕阳西下,太阳的余晖染红了整个天际,火烧云层层叠叠的铺盖拥挤在天空之上,就像鲜血发散着最后的热度烧灼苍穹。一行长着双翼的异兽绕着天空不断盘旋,啼叫嘶哑犹似泣血。
  
  
  
  跟晨日时刺眼的阳光不同,这时的太阳已经落得差不多了,收敛了大部分的光芒,由原先让人无法直视的白变成了柔和的橙红色。但即便这样,赤焰山也依旧是炎热的。
  
  
  
  金觉得自己头脑有些昏沉,但是意外地不难受。嘉德罗斯就坐在他身边,膝盖支撑手肘,闭着眼也不知道是否真的在休息。金睁着双眼凝视脚底那片灼热的岩池。有块灰白的碎石被热流拂得松动,在微微摇晃之后便脱离岩体落尽池里,最终变成滚烫岩浆里的一个泡泡。
  
  
  
  男孩发现眼睛有点痛。眨眨眼睛,有水从眼角流下来。但他没有转移自己的视线,还是执着的盯着池底元力武器隐隐绰绰的轮廓,直到眼睛被一只手粗暴的蒙住。
  
  
  
  “蠢货,不想要眼睛了吗。”
  
  
  
  嘉德罗斯手心的温度比赤焰山凝滞的空气还要高上一些,但是却很干燥。少年在被对方赋予的黑暗里眨眨眼睛,然后伸出手,按住对方的手背把脸往上面蹭。
  
  
  
  “……”
  
  
  
  等脸上的水痕差不多干掉以后,某个被征用掌心的人造人一把捏住身边少年人的脸蛋往旁边扯。脸上表情颇为危险。
  
  
  
  “你这个家伙,是把我的手当抹布了吗……”
  
  
  
  被捏住的那块地方有些疼,不过也不是很疼,那应该对嘉德罗斯说些什么呢。金想了想,顺着对方拉扯的方向歪头,接着从嘴里含含糊糊的挤出两个字。
  
  
  
  “不、不疼。”
  
  
  
  还是这副傻样。预想之中的回应,嘉德罗斯忽然觉得自己的行为也挺蠢,他觉着自己真是无趣,可无趣的同时心情却又该死的好了起来。
  
  
  
  “喂。”他斜眼看着那个坐在自己身边的小蠢货,又捏捏他的脸。
  
  
  
  “再喊一遍。”
  
  
  
  少年看看他,眼睛里难得流露出某种可称之为疑惑的情绪。
  
  
  
  “名字。”凹凸大赛的第一名偏转脑袋,心里开始思考赤焰山的天气是不是太热了。如果不是天气问题,那耳朵又为什么会无故发烫。
  
  
  
  最终,他听见他的男孩轻轻念了四个字。自那次烈焱烧灼后便不再是统称代号,而是只属于他这个存在的名字。
  
  
  
  他说:“嘉德罗斯。”
  
  
  
  
  
  
  
  tbc.

评论(15)
热度(372)

© 黑羊_性感猛男在线考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