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羊_考研闭关潜水

完结的文请戳tag【咩咩草圈】

=黑羊

ooc自我妄想流写脚

绑定画手尾巴太太!!!@尾乾

这人负能超重还会不定期敏感

关注请慎重,如果取了关就请别再关注。

另外关于目前吃的cp:

过激嘉左,嘉金真爱,但同时金的cp左右都吃,雷安雷不定,可拆可逆。

杂食,狗,如果我喜欢你我愿意吃你安利的一切cp并给你产粮。

百合目前站定凯柠,其他杂食

讨厌的人和产了天雷的粮而被我看到的人我一般不会废话,直接拉黑。

请不要在ky和文章无关的内容,也不要在文下过度语c

最后关于约稿=

Cp不限,也可约你的自创角色的文。

凹凸cp除了嘉右向,我一切OK。

私稿:30r千字
私稿车:40r千字

商稿:「不论开不开车都是」60r千字

有意者可私聊❤❤

【嘉金】Bed Ending

两个文艺傻屌卡文了,于是在结尾快乐的皮了一下。

相信我!这是一个正经的bad ending!!!

最后有文佬愿意跟我们一起激情石墨的吗?!!


末色纸茶:

·和羊爹 @一个羊肉炒饼_羊肉串_黑羊 合写的傻屌文,大家可以猜猜谁是谁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猜中没奖!
·最前面是我们的对话,标题之下是正文。已经准备好接受制裁了(不

呼叫黑羊,呼叫黑羊。

这图片咋这么大。
你还排版呐。
完了?到我了吗?

哇还能艾特。
我开始了。

hhh我就是瞎脑的啊谁知道正好撞上了!
卡文是正常的,顺利接下去是不可能的,一辈子都不可能的。(; ̄д ̄)
我去把银耳汤盛出来。
我用黄色啦!这个头像貌似是一次性的,差评??

哇我发现网页版了!然而我电脑键盘好像出问题了TAT现在在用屏幕键盘打字,等会还是用手机吧qwq
网页版可以看见谁是谁的诶。
好,我去换手机。

你有没有发现我们越写越多了2333

好的www

因为我也苦手嗯。
我来算算多少字了。

hhh这个问题不错诶!这有点欧亨利(欧亨利要打人了!

好的啊,我其实现在有个画面就是夕阳下的男人——嘉德罗斯!战损的他作为英雄回到了自己的国家被刊载在报纸上了!但是人民正陷于水深火热之中根本无暇顾及!于是他立刻又投入了大生产之中!原本的悲伤之情渐渐冲淡,结果不久之后他以为战死的恋人回来了!然而已经暮年的他们相顾无言,更何况已是敌对的身份……(请自行想象,很合理的be→he→be了(自认为)

OK的,于是开创了广场舞录入世界锦标赛或者什么赛事的先河(滥用职权典型案例),最后他们打遍天下无敌手只好内部争斗,两人各自组建战队开始了相爱相杀(??!)的旅途。

(快住手这根本不是嘉金!

而且更加精彩。不行了正剧写不下去了!脑子被夕阳红广场舞占据了!

这让我想到了你以前那时尚凹凸的脑洞。
嘉德罗斯是设计师来着?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很棒啊我觉得,非常有劲的脑洞。

你开始写啦,那我先遁一下。

等会配图呢!!被蝴蝶翅膀扇走了吗??配图要求你不要强行无视它的存在啊!

可以这样,是一张青年嘉被赶出门孤独坐在路边栏上cos农民工的照片。嗯。可以有的,非常完美。

不用啊,我直接复制粘贴一下了。

已经结局了,he,没有的,不存在的。
可我们,没有画手……
我靠求你别提
吓死

要不直接妻管严be结尾然后开启嘉瑞金三个直男专注于推基佬的锅搞事情的脑洞
【尬聊的比我们正经写的还多啊……】
【相爱相杀,精彩刺激】

这个时候bgm响起——“最美不过夕阳红~”

“一起去跳广场舞吧嘉德罗斯”
“好的,金,让我们携手共进”
两个傻屌

不行了我笑死,凹凸世界之两个老年傻屌的夕阳红生活

?????不行我国现提倡计划生育【你等等】

哇纸茶你好坏,把问题丢给我【我笑死】
“嘉德罗斯先生请问你妻管严的传闻是真的吗”
badend完结
本来be流剧情瞬间变成搞笑剧了好吗……要不我们搞搞反转,be掰成搞笑然后再be下去【快乐】
是的orz,要不尽量三千字以内完结qwq,完结发lof公开处刑哈哈哈哈哈哈
我好了√
到你了到你了。
来吧,激情接文 ??
我也是随便点的2333
你卡文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嚣张】
我靠纸茶你厉害,你怎么知道我一开始就想写记者见嘉总的orz
等等我先去吃饭,待会回来继续√
黑羊到位,开始逼逼

【嘉金】Bed Ending

那个男人已经很老了。

他蜷缩在自己王座里,像一头慵懒的狮子,明明发丝苍白皮肤松弛,可那股子气势还是让我忍不住绷直脊背。

在这种时候,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哪来的勇气,居然还能胡思乱想起来。我感到有无数视线扫过自己,那让我浑身冰冷不断发颤,又让我生出无限猜测和臆想。位高权重的那位大人究竟为何要传唤我这样的记者呢?在这个世界里,我应当是属于最底层最末流的人物了……甚至算不上是人物,只是无名小卒罢了。

我整日靠着上位者的施舍和无聊透顶的坊间传闻度日,即便心有志向,也早就被磨平,变得无法企及了。此刻被这个世界上最有权力的人召唤,又不禁升起一丝希望——或许,或许这将成为我升迁的机会?更有甚者,我是不是可以成为这里无数个上位者之中的一员?

紧张过头就会导致无数幻想以及妄想的诞生,我的意识在这些白日幻觉与白日做梦之间反复交替颠倒,时而抓住机遇成为那些闪烁在镁光灯下的知名人物,时而又觉的自己会惹怒那个传言中喜怒不定的君主而跌进比现在人生更低的低谷。甚至可能被直接被拖出去斩首。

收紧肌肉,试图控制身体的颤抖,可我勇敢的思想却在那个虚无的世界拍掌嘲笑身体的懦弱。从事文字创作的人总要讲究几分不同于世俗的风骨,我自诩是个笔者,用最为刻薄的文字嘲讽当今世态的不公,然后任由意识膨胀到悍勇无畏的状态。于是到现在,那不畏一切的意识才让我发现原来我与自己笔下嘲笑的那些人也没什么不同。

“听外面那些杂鱼说你是来调查我的。”我能感觉到那位的视线在我身上梭巡,从劣质皮鞋的污点到被洗的发白的领结,那种眼神是机械制的,不掺杂丝毫的个人感情,好像只是单纯在评定一件物品的价值。最后我听见他笑了,声音很轻。“果然,杂鱼派过来的家伙也是杂鱼。反正我也快死啦,书里不也那样说么,死人总要留下点什么东西……你问吧,问点有趣的东西出来,别让我太失望。”

我的头脑几乎要尖叫出声,但它自己根本搞不清楚它为之尖叫的究竟是什么了。是的,我得承认,我是一个有职业素养的间谍。即便是从事最底层的工作,我也有相当的经验并且足够敬业,我的头脑此刻就在叫嚣着发问,娱乐?政治还是经济?这个男人给世间带来的疑惑太多了,不论是哪方面得到本人的解答都有足够的价值——我是说,各种各样的价值。当然,要是这能给我带来稍许的经济收入是再好不过了。

虽然不知道是从哪里泄露了消息,但这并不要紧,毕竟这也是要习惯的一系列事情中的一小部分罢了。从事这类型的工作就是要像我这样,处变不惊、灵活,并且善于周旋——顺便一说,我可不是在自夸,这是某位上司小姐对我真挚诚恳的评价。好吧,虽然这是经常遭到同事调侃的一句评价,但要是被人过分地提起我也是会生气的。

糟糕,看起来那位似乎离生气的境界更近,在他开始发泄自己怒气之前,我还是先想想到底该问些什么好了。想想看,那位上司小姐面临这种情况会怎么做?虽然她总是有些不靠谱,但对付这类情况可是她的拿手好戏呢。作为前辈来说,真是一个既不够安分又值得学习的人啊。

忽然,有个画面跳进我的脑海……那是刊载在一家极其渺小的都市娱乐报上一则新闻的配图,时间间隔很远,在当时的影响也相当小,如果不是上司小姐罚我整理资料,我或许这辈子都不会接触到那则新闻,更遑论看到那张配图了。

那是……让我想想……似乎是一张青年嘉被赶出门孤独坐在路边栏上cos农民工的照片……我开始流汗了,或许是这里太热了。但我还是英勇地说出了口——

——“嘉德罗斯大人,请问您妻管严的事情是真的吗?”

——“放屁老子明明是严管妻”

Bed  End


评论(12)
热度(111)

© 黑羊_考研闭关潜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