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羊_性感猛男在线考研

喂,呼叫总部。咩星人1007号已经登陆地球,准备执行侵略人类A计划。

【嘉金】《神的肋骨㉗》


  *嘉德罗斯×被身体改造兼洗脑过的金
  
  *一条小鱼,小鱼,小带鱼。

  *脑洞片段,更不更看缘分的。

  *虽然崩坏脑残歪曲剧情重度ooc,但我不要脸啊。
  
  *角色人物属于七创爹,ooc属于我。
  
     *我可能要死在推倒剧情上了【抓下一把头发.jpg】

  *算是人设文????

        *评论我可能就不回复了大家不要介意orzz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中间剧情我压根就没想过【自打脸】,没准下一刻就直接被我快进到结局了你们要准备好。【现在基本不可能了😭😭😭】
 
  *如果可以请多给我评论qwq
  
  

  
  
  <<<<<<<<<<<<<<<<<<<<<<<<<<<
  
  
  
  
  
  
  凯莉被倒吊着,视线最高只能到达说话者的围巾位置,却怎么样也看不见那张脸。但其实她觉得自己也不需要看见对方的脸,因为光凭这句嚣张的话,被束缚住的魔女小姐就能用老骨头的漆皮发誓,嘉德罗斯现在的表情绝对比以往还要欠揍。
  
  
  
  由于姿势的原因,血液开始倒流进大脑,她觉得太阳穴有点鼓胀,眼前开始出现细碎金点。
  
  
  
  “好了好了,我输了我认栽!”年轻漂亮的魔女闭上眼睛大叫。她开始剧烈挣扎起来,把坚韧的金色箭头弄得不断震颤。
  
  
  
  “我好难受!快把本小姐倒过来!大赛第一名的气量就那么小吗!”凯莉的脸泛出充血的薄红,此时她不高深莫测了,说出的话有股女孩耍性子的刁蛮无赖,这令她看起来就像个会使无赖发小脾气的正常女孩。
  
  
  
  “吵。”
  
  
  
  在嘉德罗斯皱眉说出这个字的瞬间,一枚小小的矢量箭头直接堵住了女孩正喋喋不休的嘴,而那些荆棘也被主人操控着,将束缚了猎物换了个方向。凯莉呜呜呜地挣扎了会,把嘴里的箭头吐出来,然后恨恨盯住前方的“行凶者”。
  
  
  
  “男人真是没个好东西。”她往地上呸了几声,也不知是为了清除口腔里的金属味道,还是有意表达某种鄙视。在吐口水的期间她余光瞟向后方不远处单膝跪地的一行人,青蓝色眼珠里的讽刺意味更浓郁了。
  
  
  
  “很荣幸,遵从命运的指引我又与您相会了,嘉德罗斯大人。”姿态虔诚的蒙面之人开口,声音沉沉,恭谨且低姿态。那些身着白衣的信徒跟随着他,弯曲膝盖,伏低背脊,仿若向神明奉上虔诚与衷心的信徒。
  
  
  
  金瞳扫了眼那片伏低的人群,视线从鬼狐天冲的身体上空略过,好像看到了,又好像没看到,他抱着大罗神通棍,左手支撑手肘,右手指节屈起抵住下巴,做出一副思考的样子。
  
  
  
  “真是有意思的杂鱼发言。”他偏转过头,俯视鬼狐天冲,声音和表情都是十足恶意。
  
  
  
  “所以,说了那么多,你是在庆幸那次没死在我手里吗。”
  
  
  
  那些单膝跪在鬼狐天冲身边的蝼蚁开始躁动起来,就像水沸腾前的几秒钟。有许多细微的,不引人注意的气泡上浮,接着破裂。那些接近于无的气泡破裂声越来越多,最终变成让人难以忽视的沸腾响动。
  
  
  
  “怎么可以如此侮辱鬼狐大人。”
  
  
  
  “即便大赛第一也不该如此狂妄。”
  
  
  
  “大家应当合力对付……”
  
  
  
  嘉德罗斯挑挑眉,但也只是挑眉。他用种略带兴味的眼神看向鬼狐天冲,和他的信徒们。尘埃渣滓他见得多了,但这种在洪水逆涛之中抱着根芦苇就胆敢冲强者嚣张叫嚷的虫蝥倒是少见。他想起一个曾经听过的故事,在烈火燃起的时候,蚂蚁会以虫后为中心迅速报团,于火炎之中变成黑色的大球,滚动着冲出困境。
  
  
  
  那些最外层的簇拥者会被烧成厚重的碳壳,保护里层的虫后。
  
  
  
  想着想着嘉德罗斯忽然觉得有些好笑,于是人造人也就真的笑出声来,在面前众多人诧异的目光里。
  
  
  
  以前他一直不大相信这个随着众多资料被填鸭式灌入脑海的故事,这种自然界所谓的定律在遵循“力量高于一切”的人造人看来简直莫名其妙。可现在看着面前那片跪倒在地的人潮,他忽然开始明白,这种弱者的规则。
  
  
  
  这不就是最现成的“虫后”吗。
  
  
  
  嘉德罗斯看见鬼狐天冲伸出手,做出平举阻拦的姿势,于是人群中的那阵骚动就这样慢慢平息下来。人造人微抬下巴,视线凝聚于前方那些微风中摇曳的杂草上,连余光都不再施舍给黑袍覆身的男人。
  
  
  
  “我想,是嘉德罗斯大人您一直对我抱有误会,确实,那次初始的见面确实不让人愉快。”他抬起头,脸上还是那张可笑至极的面具。“但我确实无意冒犯于您。” 
  
  
  
  “我们鬼狐一族所遵循的生存之道,便是领导弱者生存,更要依附与辅佐强者。嘉德罗斯大人的力量与气度,毫无疑问都是大赛中所有强者里首屈一指的,让人心折拜服。”那张面具对着嘉德罗斯的方向,渗入空气中的话语带着几分恰到好处的狂热。“所以,遵循如此守则的我,又怎会阻拦在您面前。”
  
  
  
  “哎呦呦,真是唱作俱佳,你真是天生演戏的料子啊。”被绑在半空的魔女小姐凉嗖嗖的开口插话,然而除了让鬼狐天冲再次呵退手下之外并没有其他效果。两方都没有做出预料之中的反应,这另凯莉颇为无趣。女孩翻了个白眼,老实闭嘴等着看后续发展。
  
  
  
  “嘉德罗斯大人,您是绝对强大的人,自第一次见到您,我便能感觉到您是与别人不同的存在。作为鬼狐一族的人,我愿带着跟随我的人,投靠您这样的强者。让不才的区区智慧和整个鬼天盟,都为您的霸道所用。凯莉虽是我要抓捕的逃犯,但既然落到了大人手上,她的生死存活皆由您决定。”
  
  
  
  “只是…”鬼狐短暂停顿了片刻,接着,又用更为诚挚的声线说出后续的话。“凯莉这个女人十分狡猾,还希望嘉德罗斯大人千万小心。”
  
  
  
  “嗯——”红发的改造人捏着下巴思考了会,然后竖起食指,语调轻快。
  
  
  
  “你倒是挺有眼力见的。”
  
  
  
  圣空星的伪神终究是把视线转到了鬼狐天冲身上,他看着面前姿态虔诚的男人,表情漠然,甚至让在旁边围观的魔女产生了某些奇怪的错觉。在那个瞬间,她觉得嘉德罗斯的脸和身边的蓝眸少年重合到一处。那些明面上的嚣狂烈焰都变得透明无形,将内里的荒芜展露在践踏平原刺目的阳光下。
  
  
  
  “哦。那你站起来吧。”嘉德罗斯说。
  
  
  
  就这样,应允了?
  
  
  
  对方过快的松口让鬼狐有点始料未及,但也正如凯莉所说,他是个天生的演员,披着虚假的皮子掩盖内心深处的算计谋划,尽管还有几分犹豫,他还是顺从的应了是,弓了弓腰背,打算直起身体。
  
  
  
  轰——!!!
  
  
  
  「这,这无比沉重的压力!唔!」
  
  
  
  巨大的负重蔓延全身,那些由元力凝聚成的“势”有如万钧大山一般,被整座轰击到青年的背上,让他原本上抬的身体瞬间下沉。用尽全身的力气仅仅只能支撑自己的身体不倒,再做下一步却是再无可能了。大脑被快速循环的血液挤压出了虚拟的幻境,在昏黄的巨大漩涡里,那个金色的影子不断扩大,又扩大,直至将他衬为埃尘。
  
  
  
  「是嘉德罗斯吗……」
  
  
  
  这样想着,他伏下身体,又重新低垂了头颅。
  
  
  
  “哼,站不起来吗?”见面前的家伙这幅狼狈模样,金发的伪神撤去元力。他环抱武器的双臂垂落,大罗神通棍随之分解成无数耀目的碎光,在这片金色的星点里,他握住金的手,拖着少年大步离去。
  
  
  
  “或许你对自己的头脑很有自信,但很遗憾,我不需要弱者的智慧。”嘉德罗斯看着前方,没有回头。“至于追随我这种事情,还是等你能用自己的膝盖站直身体以后再说吧。”
  
  
  
  “鬼狐天冲,我要向你道歉。”有着黑色长发的少女在被拖走前冲鬼狐天冲吐舌头做鬼脸,快乐的大声笑着。
  
  
  
  “你真是个最棒的喜剧演员了。”
  
  
  
  嘲讽的笑声被风带着环绕在形容狼狈的青年周围,久久不歇。
  
  
  
  那个曾经被鬼狐判定为技能无用的召唤师血裔,面带犹豫的看了眼鬼狐天冲,最终还是咬牙转过头,朝着前方跑去。
  
  
  
  他在面具的阴影里双眼紧闭,牙冠咬死,无声平复着自己的呼吸和心跳,手下人关心的话语随风传入的耳里。他没做出什么回应,只抬起手,让他们不要轻举妄动。
  
  
  
  可就连抬手的动作鬼狐也没做全。
  
  
  
  因为他看见了雷德。举止轻佻的实验改造产物,此刻捧着脸,蹲在自己的面前。
  
  
  
  “你面具很好啊。”雷德凝视了一会鬼狐天冲,忽然说了句没头没尾的话。
  
  
  
  “可惜——”改造人伸出手,拇指中指圈起,朝着那张简单可笑的面具上面轻轻一弹。
  
  
  
  咻!轰!!
  
  
  
  “就是太脆了点。”在无数鬼天盟人的惊呼声里,他对着从不远处破碎石壁上滑落的鬼天盟引导者悠哉悠哉的说出了后半句话。拍拍手,雷德站起来,忽然又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大陆。
  
  
  
  “哎,你这表情不错啊。”
  
  
  
  “雷德,快跟上。”绿发的女子站在远处,肩上扛着羽蛇,呼唤磨蹭的同伴。
  
  
  
  “是……是。”红发的改造人摸摸后脑勺,向前方跑去,不再看身后的虫子。
  
  
  
  “鬼狐大人!”
  
  
  
  “大人您没事吧!”
  
  
  
  “可恶,那些肆意妄为的家伙!”
  
  
  
  ……
  
  
  
  “我没有大碍。”
  
  
  
  挥手止住周边的人潮,鬼狐天冲扶着破碎的半边面具,声音平静,隐隐透出寒意。
  
  
  
  “虽然是预料之内的情况,不过这样,还真是被彻底小看了啊。大赛排行榜第一,也确实有资格这么心高气傲,但是,这份屈辱,这份烙印给鬼天盟的屈辱,我是不会忘的。”
  
  
  
  「况且,如果预估没有错误,计划也应该顺利进行了。」
  
  
  
  他在心底轻声说。
  
  
  
  
  
  
  tbc.
  
  

评论(14)
热度(415)

© 黑羊_性感猛男在线考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