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羊_考研闭关潜水

完结的文请戳tag【咩咩草圈】

=黑羊

ooc自我妄想流写脚

绑定画手尾巴太太!!!@尾乾

这人负能超重还会不定期敏感

关注请慎重,如果取了关就请别再关注。

另外关于目前吃的cp:

过激嘉左,嘉金真爱,但同时金的cp左右都吃,雷安雷不定,可拆可逆。

杂食,狗,如果我喜欢你我愿意吃你安利的一切cp并给你产粮。

百合目前站定凯柠,其他杂食

讨厌的人和产了天雷的粮而被我看到的人我一般不会废话,直接拉黑。

请不要在ky和文章无关的内容,也不要在文下过度语c

最后关于约稿=

Cp不限,也可约你的自创角色的文。

凹凸cp除了嘉右向,我一切OK。

私稿:30r千字
私稿车:40r千字

商稿:「不论开不开车都是」60r千字

有意者可私聊❤❤

【嘉金】北国童话番外——《雪原》


  *北国番外
  *给纸茶佬的g文,拿来混个更。


          《《

  
  
  
  
  
  人的意志并不总是万能的,因为笑声和泪水会随着那产生这些东西的激情接踵而来,最真诚的人最不能控制它们。
  

  《《
  
  

  他孤独的坐在壁炉前,盯着被火舌舔舐的金黄的柴禾不发一言,这让他看起来就像一尊会呼吸的雕塑。柔软的毛毯盖在他的腿上,被室内的热气烘烤的温暖干燥。

  这个姿势其实并不是那么舒服,但嘉德罗斯就是懒得动,他坐在厚实的地毯上,甚至可以在脑子里模拟出金接下来不高兴的指责声。那家伙自从头发白了之后就越来越啰嗦了,天天围着个蠢到让人发笑的麻布围裙在厨房里转来转去,看起来就像街上那些会凑在一起叽叽喳喳讨论邻里八卦的碎嘴老太太。

  当然他也好不到哪里去,他跟那个渣渣一样,没躲过时间这道最大的关卡。

  关节上隐约泛起的疼痛提醒着身体的枯朽老迈,嘉德罗斯再也不是五十年前那个可以肆意妄为的君王,他已经变得软弱了。尽管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到底软弱在何处,但是有一个声音,在嘉德罗斯耳边小声嘀咕,说你已经再也无法与从前相比。

  他的手已经无法握紧武器,原本强悍的身体素质现在也只比寻常之人好上一些,甚至在一次割伤手指后,他发现伤口已经无法快速愈合了。

  现在的他就跟自己曾经嘲讽不屑过的蝼蚁一样,过着那种庸碌又平凡的日子,会为了暴雪夜晚下山的野狼心烦,会为了肉食被断这件事生气,会——“我说了多少次了嘉德罗斯!不要用这个姿势坐着,你还嫌自己痛风不够厉害吗!”

  把盛满热牛奶的杯子放到唇边,吞咽,感受到温暖的液体从口腔滑入食道,热腾腾的堆在胃里,他嘴角终于抑制不住的勾起。就像被小心翼翼搭起的纸牌塔,原本平凡无奇的东西被那双温暖的手一点,又一点,寻找着合适的位置对接支撑,最终变成了这副让人感觉舒适的摸样。

  嘉德罗斯已经是个平凡人了,会为了暴雪夜晚下山的野狼心烦,会为了肉食被断这件事生气,会因为听到一句那家伙带着关心的指责而高兴。

  高居于台座的君主跟着他的神一步一步走到尘世。武器被收入黑匣,从此再也不染鲜血,他隐藏着骄傲混在庸碌弱小的人类之间,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他能听见自己的关节泡在甜蜜糖水里面发出的嘎吱声,那是金属锈迹与锈迹之间的摩擦响动,在人造人的一举一动间触碰相撞,洒下传染的孢子。

  于是从心脏开始,安逸的病毒一点点蔓延开去,直到布满整个身体。

  膝盖被一双手包裹,指尖在布料外循着穴位缓慢揉捏,将酸痛的感觉逐渐镇压。虽然如此,可是心底深处却开始酸涩起来。那是一种诡异的情感,说不清道不明,却挑拨神经,连带着让肠胃都有些不适。

  “都跟你说了,不要吃肝脏不要吃肝脏,你看看你!偏要吃,不给吃还瞪我,现在知道疼了吧。真是……都懒得说你活该了。”

  金的头发已经白了,但万幸没跟其他老头一样变成地中海,那些头发还好好的长在老家伙的脑袋顶上,只是从秋末暖阳变成了深冬之雪。他凑得离嘉德罗斯很近,几乎半个身体倚靠在爱人的怀里,嘉德罗斯一低头鼻尖就能碰到对方的发丝。

  “哎呦真是,这穴位在哪来着?等等我去翻翻,真是越老记性越差了。”

  捏了一会他好像是忘记了以往常捏的位置,点着下巴思索了会后又拍拍自己脑门,最终摇着头站起身跑到书房里翻箱倒柜的找人体穴位的小册子。

  膝盖上揉捏的感觉没了,心脏里的酸涩也在突然间消退,嘉德罗斯觉得自己又回到了之前那副状态,然后他捏着毯子,盯着自己的膝盖皱起眉头。

  “嘉德罗斯,我册子找不到啦!你还记得我放哪了吗?”

  他的渣渣在书房里大声的询问他,一张老脸带着眼镜从门框边探出来,那双蓝色的眼睛在镜片底下依然是清澈的。

  “还不是你这渣渣忘性大吗!真是没用死了,你到一边站着去,我来找。”

  酸涩的感觉又在心脏跳动的间隙伸出自己的茎蔓,它们在迟暮君王的走动间快速生长着,到最后张牙舞爪的占据了整个心脏。
已经无法逃脱了。

  因为他有了一颗人心。

  拥有人心的嘉德罗斯永远都不会成为神,他将拥有瑕疵,作为神明的残次品而存在。因为这颗心脏会让他贪恋,让他软弱,让他无法拿起手里的武器。

  他想他理解格瑞那句话了,在生命流逝的时候,跟同样满头白发的渣渣在一起。他们会大声吵架,把门摔的咣咣作响,接着又会在夜晚黑暗的房间里十指相扣,亲吻额头互道晚安。心脏从跟这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就泡在蜜罐里,在这座有着温暖炉火的房子里腌渍多年,到现在甜到酸涩。

  ——武力从来都不是肆意使用的。

  ——谁要是敢夺走嘉德罗斯现在拥有的这一切,就算是那个再生的神明,他也会重新拿起武器,将那位处宇宙中心的神座踏成废墟。

  “放在抽屉底层也能翻半天,恭喜你,成功让我怀疑起了你这个渣渣的智商。”

  把穴位图拍在金脑门上,他捏着金的手腕把他带出书房,这回他们坐到了沙发上。大喇喇的把脚往金膝盖上一搁,某人特别无赖的窝在沙发上,用报纸盖脸。

  “捏,继续捏。”老无赖声音透过报纸产出来,莫名有种哼哼唧唧的别扭感。

  “我膝盖还疼呢。”

  ……

  这个晚上,不知为何没有下雪,黄色的月亮高悬天际,柔和的照亮了这片荒僻小星的无尽雪原。皮毛厚实的野狼站在最高的悬崖上对月嚎叫,激起远方无数回应。

  而在这个静谧的夜晚,有幢房子坐落在雪地里,亮着一盏小小的灯。

  你是吾心之所。

  我的归处。





  THE END.

评论(12)
热度(286)

© 黑羊_考研闭关潜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