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羊_性感猛男在线考研

喂,呼叫总部。咩星人1007号已经登陆地球,准备执行侵略人类A计划。

为王

  
        *给老大的本子供稿,解禁了于是发出来。
        *混在一堆大佬里的我笑着告诉自己要坚强:)
        *都是老东西,拼拼凑凑堆出来的垃圾玩意。

  
  

  《《

  世人问我,你从何处来。

  于是千百个我于泥沼里死去,又有千百个我自阴影中站起。
  
  《《

  
  完美的杰作。

  那些围拢在他身边的阴影脸上漏出空洞的破口,随着呼啸的风流出这些句子。盛赞,盛赞,还是盛赞。人类赞叹神明强悍的基因,敬佩“神明”创造者超绝的天赋,又对下此决定的君主尊崇无比。他们围拢在他身边,嗡嗡私语,像无数巡着香气飞舞的蚊蝇。但那些话里面没有他,因为人类将他的存在归纳为浅显易懂的三个字——完成品。

  而“嘉德罗斯”就在这不属于自己的感慨里,睁开了眼睛。

  他穿着宽大的实验服,安静的盘腿坐在观察室冰凉的地上,那些仪器滴滴答答的平缓声响传进他的耳道,这也是他从诞生初始就被迫熟悉的东西之一。那些蒙住头脸看不清面孔的人围在他面前,沉闷的声音从面罩下面透出来。

  你是嘉德罗斯,你的诞生便是为了圣空带来荣耀。

  然而他们衣衫严实,连指尖都不曾露出,就好像他是什么病菌,沾之即死。

  “权贵给予你的那些都是虚假的。”那个创造他的男人双手摊开,肩膀耸起,脸上的不屑浓郁的几乎凝成实质。“说实话,我与内阁大臣会对国王弯腰,究其根本也不过就是冲着那位的强大与手里军队罢了。”

  刚出舱不久的嘉德罗斯根本不懂那句话里的含义,他仰头看着自己的创造者,缓慢的重复他不理解的内容。

  “强大和军队?”

  “是啊,强大和军队。某种意义上赋予人生死的家伙,当然,这种力量确实是让人不得不畏惧的。”男人手平举,冲着自己脖子虚划一刀,做完这个动作,他弯腰笑起来,显然很为自己的幽默感自豪。

  力量,畏惧。

  是不是只要有让万物畏惧的力量,就能不再受人控制。

  这个念头伴随着手臂的阵痛在脑海间一晃而过,恍惚间他觉得自己好像抓住了什么。走廊最底端的灯闪了闪,最终也宛如被抽干空气的火苗,彻底沉寂下去。

  他看着灯光散去,看着自己的倒影消失,看着面前的场景变成黑色,那一瞬的光线转换,即便五感再强,视力再好,也会产生瞬间失明的错觉,而这两个词语也在那个时刻,突然的,钻进了心底那个缝隙。

  生根发芽,化为荆棘。

  世人有八苦,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五阴炽盛、求不得。

  欲望是什么?

  是情感,是冲动,是一切无法得到的东西。

  第一次知道这个词语是在繁杂絮乱的资料上,无数的字符、方程、代码,组成一段段晦涩难懂的乱码充斥大脑,刚刚清醒出舱的他被逼迫着用成人的思维解析其中内容,让这些陌生的东西将他的人格一点又一点塑造完整。

  当然,这份完整是在那些科研人员观念中的。 

  完整吗?

  嘉德罗斯不清楚,但他知道一件事,在自己的身体被逼着解析数据的时候,他的意识开始叫嚣着停止——当人一旦开始渴求某样事物,在黑暗中,欲望便滋生了。

  从最开始的耍心眼糊弄监测人员,到之后用利器穿透创造者的心脏,他从那双在镜片后诧异瞪大的眼睛中,看到了自己冷静的脸。他的欲望,从休息,一直蔓延滋长到自由,终究缠绕扭曲成肆意妄为的怪物。而这个怪物,还会咆哮着继续生长下去,直到逼近那个在宇宙星系中最为至高无上的位置。

  从武器,到人,到王,再到神。

  而他的力量,本来就是为了杀灭神的。

  他其实一直都很明白,只有强大才能夺取自由,只有强大才能不受控制,也只有强大才让这一些不可能实现的东西实现。

  雷德说嘉德罗斯是个矛盾体,他拥有成年人的思维意识,思考方式,但他的心性又如稚童,于是他喜怒无常,暴躁总是突如其来。就像好好玩着玩具的小孩忽然生气的把玩具扔在地上,在发泄完后又对自己面前的一切茫然无措。

   不顾理法,简单暴力,对力量的解读已经上升到了规制的层面,甚至称不上一个合格的领袖。

  可那又怎样呢。

  雷德说这样的老大才是老大。

  拥有力量就能拥有一切。

  所以嘉德罗斯会不顾一切的去取得这种力量,而每一次的胜利,则意味着他的实力更上了一层。

  他的目标从来都不是世俗权益,他的武器直直指向那在天际遥不可及的神座,因为嘉德罗斯不会让任何人决定自己的命运。那座祭坛迟早倒塌,而他会坐在那废墟顶端,大笑着掰碎神祗的皇冠。

         他终将登临于世界之巅,玩弄着命运棋盘上的旗子。
  
  
  

  

 
  THE END
  
  

评论(2)
热度(152)

© 黑羊_性感猛男在线考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