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羊_性感猛男在线考研

喂,呼叫总部。咩星人1007号已经登陆地球,准备执行侵略人类A计划。

【嘉金】大人大鱼小鱼<34-41>

   上一章戳此


  *盆友养y【被捂住嘴拖下去】

  *人造人嘉×人鱼金

  *算是写点两人平时生活【x】的系列段子,更期不定৫(”ړ৫)

  *算是【极热】到【不科学】中间时间线里发生的故事。 
  
  *同属于人鱼系列 
   
  *给各位表演个激情更新👏👏👏 
   
   
   
  <<<<<<<<<<<<<<<<<<<<<<< 
   
  

   
   
  34. 

  “你再说一遍。” 
  “那是五个月。” 
  嘉德罗斯手里捧着蛋,样子像极了科幻电影里面意图掌控地球的大反派。 
  他把蛋拿到左边看了看,拿到右边看了看,又跑到客厅吊灯下面对着光看了看,最后得出个严谨的结论。 
  嗯,挺厚实,不透光。 
  “怎么样怎么样,是不是很可爱。” 
  人鱼双手捧脸,张大眼睛看向嘉德罗斯,表情期待中有透出点骄傲,如同那些被班主任表扬的优等生家长。他蓝色的尾鳍张开,甩出水流,在昏暗的卫生间里泛出细碎的光。 
  嘉德罗斯低下脑袋,看了看手里安静老实的“五个月”——有一个半鸵鸟蛋那么大,浅蓝色蛋壳上有着隐约细碎的金纹,就这么老老实实躺在他手掌里。 
  居然有种诡异的萌感。 
   
  
  

   
   
  35. 
   
  还真是…… 
  “跟你一样蠢。” 
  嘉德罗斯把蛋对着浴缸一扔,淡色的抛物线从空中滑过,人鱼伸出手臂,把蛋稳稳当当抱在怀里。或许是觉得手感不错,他又摸了几下蛋,才把圆滚滚的小东西放进水里。 
  比起温度,湿度才是人鱼最需要的东西,尤其是发育不完全缩在壳内等待最后成型的幼崽。一旦离水时间过长,就会停止生长,严重的甚至会让壳内正在发育的幼崽窒息。 
  “我才不蠢。” 
  金小小声嘀咕,冲离开浴室的嘉德罗斯做了个鬼脸。 
   
  

   
   
   
  36. 
   
  敢大声咆哮的只有两种人。 
  绝对的强者和绝对的傻子。 
  而更多更多的猎食者,都是潜伏在无人可察觉的阴暗里,或者成群结队,组成吞噬的恐怖海潮,变成榨碎血肉的机器缓慢前行。 
  嘉德罗斯带着面具,双手插兜,站在角落的阴影里。 
  呼吸声。海浪般的呼吸声,由无数单独的个体融合成型的浩瀚潮涌,在他身边循环往复,组成不会断绝的巨大圆环。他甚至能听见许多不同的心脏在不同胸膛中的股躁声,一下,又一下,压抑住兴奋,充满信心的跳动着。 
  那是猎食者的海潮。 
  只是很可惜,嘉德罗斯并不能被归纳为常理上的猎物。 
  

   
   
  37. 
   
  那是他挡住的第一只拳头。 
  充满肮脏腐朽的血腥,被强化过的五感能闻到很多种不易被人察觉的气息,他这次没有拉外衫拉链,于是兜帽在他的动作下脱落,露出那头连黑暗都无法遮蔽的金色发丝。 
  那些围攻的人看得起来并不想弄出大动静,招式多以偷袭为主,或许也是有身后那些人的示意,就连“围剿”地点都选在了城市监控器的死角。不知此举同样给嘉德罗斯带来了便利。 
  侧身闪开第二把从角落里飞出的短刀,于是外套下摆扬起,才发现外衫是双面的,内里是一幅气势雄大的百鬼夜行图,枯骨女挽着稀散的发髻,左面美人右面白骨。不知火燃遍每个角落,无数鬼怪在伊邪那美的土地上列队游走。此时已是深夜时分,然而在路灯的映照下,那外衫的内里竟然反射出某种诡丽的光泽。 
  而那些无声死去的蝼蚁眼珠所存留下的最后一幕,就是那些鬼怪,和绣案上的燎原之火。 
   
  

   
  38. 
   
  雷德掐着点到的时候嘉德罗斯正坐在楼底供行人休息的木凳上,浑身肌肉放松,坐姿颇为懒散闲适。此时他正在剥香烟的外层卷纸,顺着黏贴的位置一路撕下来,取出烟嘴的圆柱形海绵,接着把烟草抖进空气里。 
  幼稚的动作,但他的表情却是认真严肃的,严肃的让“撕烟卷”这个动作都变得庄重起来。好像他这样做不是因为无聊,而是在筹划什么重要的事情。 
  然而雷德知道,嘉德罗斯,他的老大,就是因为无聊才撕的烟卷。 
  看起来暴躁,狂妄,为所欲为的简单家伙,其实在某种程度上更加让人难以摸透。任何事物到了一种极致就不再是简单。正如“1+1=2”这个问题,要如何论证却需用上最顶尖复杂的公式。 
  不过就是物极必反的道理。 
  啊啊,这样一说,老大其实和那个金挺像的嘛。 
  雷德摸着后脑勺咧嘴,明智的没把这个突如其来的发现告诉嘉德罗斯。 
   
   
  

   
   
  39. 
   
   
  “哟,老大。” 
  他冲嘉德罗斯招了招手,然后顺着对方扔的动作往空中一抓。 
  手中触感是冰凉的,他低头,碾了碾手里椭圆形的小东西,才发现是枚通讯器。 
  打开通讯器的按钮,一阵嘈杂过后有人声从里面传出,听声音是个男性,超过四十岁,但又不过六十。此时这个男人因为通讯终于接通的原因有些收不住音量,于是那颇为急切的喊声便充斥在贫民区寂静的街道里。 
  “该死的,快回答我,为什么刚才关闭通讯器!!你们围剿的行动到底怎么——” 
  “嗨。” 
  那声音戛然而止。 
  “晚上好,先生。”雷德抬起头,在黑暗里咧开嘴,露出洁白齐整的八颗牙。他的红发在黑夜的风里上下起伏,就像一面浸透血液的战旗。 
  “告诉您的上家,多叫点人围在自己身边,哦,看我这个记性,也请您多叫点人围在自己身边,毕竟死的太无声无息,真是一件十分没有挑战性的事情呢。” 
  说完这句话,他不顾男人的嘶吼声,轻松捏碎了手里的通讯器。 
  “是吧,老大。” 
  嘉德罗斯没有回应他,只是盯着前方,一点一点的掰碎了手里白色的面具。 
  他已经不需要这个东西了。 
  

   
  40. 
   
  生活又暂时恢复了平静。 
  只是嘉德罗斯不再外出了。 
  靠在浴缸边缘拿着饭碗,扒着今天份的晚餐,金有些不舒服的动了动尾巴。 
  果然还是浴缸太小了。 
  他戳戳躺在肚子上的蛋,颇为郁闷的想。 
   
  

   

   
  41. 
   
  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觉得那个蛋好像……动了动? 
  

   
   

   
  tbc. 
   



下一章戳此
  

评论(11)
热度(451)

© 黑羊_性感猛男在线考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