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羊_考研闭关潜水

完结的文请戳tag【咩咩草圈】

=黑羊

ooc自我妄想流写脚

绑定画手尾巴太太!!!@尾乾

这人负能超重还会不定期敏感

关注请慎重,如果取了关就请别再关注。

另外关于目前吃的cp:

过激嘉左,嘉金真爱,但同时金的cp左右都吃,雷安雷不定,可拆可逆。

杂食,狗,如果我喜欢你我愿意吃你安利的一切cp并给你产粮。

百合目前站定凯柠,其他杂食

讨厌的人和产了天雷的粮而被我看到的人我一般不会废话,直接拉黑。

请不要在ky和文章无关的内容,也不要在文下过度语c

最后关于约稿=

Cp不限,也可约你的自创角色的文。

凹凸cp除了嘉右向,我一切OK。

私稿:30r千字
私稿车:40r千字

商稿:「不论开不开车都是」60r千字

有意者可私聊❤❤

【嘉金】毛绒绒×毛绒绒=★↑<9-20>

     *不走心的3000fo感谢
  *我这种垃圾也能有3000fo,真是很惶恐了。
  *警犬嘉×导盲犬金,暧昧期的两只狗狗★
  *嘉是德牧,很帅气啊,感觉配色黑黑黄黄的还挺像的:-D。
  *金是金毛犬
  *cp:嘉金,涉及雷祖
  *打算像北国那样开个长篇吧,这篇文是一定完结的。

  
  
  
  <<<<<<<<<<<<<<<<<<<<<<<
  
  

  

  
  9.
  

  金其实不是导盲犬。
  或者说,他以前不是导盲犬。
  作为服从性较高的犬种,他一开始是作为缉毒犬存在的。被白发的年轻警员带着,穿梭在人来人往的机场里面,在千层万层的味道里搜寻那最可疑最熟悉的一种。
  “汪汪……汪!唔汪!!!”
  “先生,请打开包裹让我们检查。”
  “啧,可恶……”
  砰——
  那种熟悉的痛感循环重复在他每一次的深眠里,金能很清楚的感觉到,那枚子弹循着深层次的意识再次打入身体,狠狠穿透皮肉,绞紧内脏。
  于是肌肉在瞬间紧绷,连带着四肢都开始抽搐起来。
  “渣…渣渣,醒…清醒……醒过来!!!”
  
  

 
  
  
  10.

  
  金色的导盲犬一下子从窝里窜起来,然而惊醒之后的头脑模糊让他不小心被后方的垫子绊了一跤。
  “……”
  嘉德罗斯有点无语,他看着面前摇头晃脑努力站直身体的金毛犬,沉默半天还是从垫子上站起来,走到金身边让他靠着。
  “清醒了。”
  “嗯。”
  小金毛甩甩尾巴,把两只前爪搁在嘉德罗斯背上,哼哼唧唧的应了声。清晨的光线透过窗户,把他蓝眼睛里面都点上了细碎的星星。嘉德罗斯转头,看着对方在微凉的空气里打了个喷嚏。
  “傻狗。”
  德牧先生砸吧砸吧嘴,也不知道是陈述还是嘲讽。
  

  
  
  11.

  
  雷德还在睡,屋里灯都没开。
  天还未亮透,以至于室内都是昏暗的。
  一只金毛和德牧两两相靠挤在沙发边角,黄的和黑黄的两只大毛团凑作堆,看不清楚还以为是沙发靠垫。
  当然这两只沙发靠垫会咬人就是了。
  “渣渣你刚刚踹着我了。”
  嘉德罗斯脑袋搁金脖子上,喉咙里发出咕噜噜的声音,也不知道是清醒了还是没清醒。金舔舔德牧的侧颈,干脆把尾巴搭在对方后腿上。
  嘉德罗斯没挣开。
  
  

   
  12.
  

  “我做了个不太好的梦。”
  “什么梦。”嘉德罗斯抬头。
  小金毛偏着脑袋想想,然后老老实实的对嘉德罗斯说。
  “不记得了。”
  看着面前那对在昏暗房间内蓝盈盈的眼睛,德牧先生从鼻子里哼哼。
  “傻狗。”
  

  
  
  13.

  
  嘉德罗斯被蒙特祖玛带走的时候金才刚刚吃完早饭。
  他蹲在小花园的门口打着饱嗝冲绿发的漂亮女警摇尾巴。他红发的主人靠着报箱咬着手绢冲漂亮的女警察嘤嘤嘤。
  “祖玛我今天也会去找你的!”
  “嘉德罗斯你今天也别来找我啊。”
  “昨天的西餐好吃吗,我今天定到了日料店特供的双人座哦~”
  “嘉德罗斯你不许再把脑袋伸我碗里,不然我们就绝交吧。”
  “人家会想你的祖玛~”
  “……我绝对不会想你!”
  警察和警犬表情冷漠的看着面前两个跨物种戏精,动作一致的把这俩糟心玩意按住脸塞进院里。
  
  

  
  14.
  
  
  “哎呀祖玛真容易害羞。”
  雷德捧着脸坐在沙发上,秋日的阳光给他鲜艳的红发镀上一层金色。他脚底趴着的金毛更是亮到刺眼了。
  有电话响起。
  他拍拍金的脑袋,于是底下的导盲犬晃晃脑袋,站起来小跑进卧室,然后又叼着电话跑出来。
  “三点。”
  电话听筒里传出来的声音很低沉,黑布蒙眼的男人笑笑,没有回话,他按掉了座机的接收键,听着里面传出来的忙音勾起唇角,又伸手拍拍金毛犬毛绒绒的脑袋。
  “挂掉吧。”
  于是金听话的叼着电话跑回卧室。
  看来雷德又会牵着他遛弯去了。
 
  
  

  
  15.
  

  站牌虽然是在城口,但离雷德家也不过是三个公车停驻点的距离。
  脖子上的牵引绳随着金毛的动作发出叮叮当当的声响,让准备下站的人表情了然的分立两边。红发的年轻人冲着旁边的人群笑了笑,成功让身穿ol装的年轻女孩红了脸。
  车子再次发动,带起尾气和灰白的烟尘。
  金又闻到那股硫磺味了。
  
  
  

  
  16.
  

  黄色的细碎颗粒东一堆西一堆分散在灌木里。
  金转头四顾,被雷德牵着在花坛附近四处乱转。然后他看见了两个男人,在五十米左右的前方,拿着报纸,是不是的用眼角余光瞟着道路上往来的行人。
  雷德脚步没有停止,于是他也就跟着继续走。就这样,一人一狗逐渐来到看报的两个人身边。在与其擦肩而过的时候,金突然僵住,紧绷肌肉,嗓子发出呜呜的声音。
  红发青年适时的拽了下金的项圈,于是金毛愣了下,看了眼面前的二人,还是犹豫着站到主人脚边。
  “我刚刚看报呢!你这狗怎么回事啊!”
  方才面色紧张的二人其中之一跳起来大声喝问,另外一个虽然没有说话,但是表情也很是阴沉。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啊,我这狗向来喜欢跟邮递员闹着玩,您说您拿着报纸,估计他就把您当邮递员了。”
  红发青年不住鞠躬,蒙着黑布的脸上是弱势者的惶恐,但在没有人的地方,他一只手暗暗捏住怀里猎犬的项圈,遏制其即将扑出去的动作。
  好奇心是人类固有的特性。
  于是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有越来越多的行人围在三人身边。
  嘁,麻烦了。
  衣着破旧的二人对视一眼,皱着眉头对雷德摆摆手。
  “快滚吧快滚吧。”
 
  
  

  
  
  17.
  
  
  等人群散去,男人看着年轻人远去的背影,冲着同伴耳语。
  “那家伙在这里晃的频率是不是太高了些,我们要不要——”他平举手掌,五指并拢冲脖子一划,做出切割的动作。
  “多注意点吧,现在这片区的…盯地紧,这个关头不能横生枝节,而且那就是个瞎子,掀不起风浪。走吧,交货时间快到了。”
  
  
  
  

  
  18.
  

  那股味道金很熟悉。
  是海洛因。
  
  

  
  19.

  
  金偏头看着身旁面带笑容的现任饲主,忽然觉得自己有些看不透对方。
  用嘴叼着今天份的玫瑰花,他被瞎子主人牵着晃悠到车来车往的主干道。绿发的漂亮女警身穿交通临时特勤的制服,站在大马路中心打着手势指挥交通,她的眼睛是与发丝相同的苍翠色,像两颗漂亮的祖母绿宝石。
  德牧穿着警犬的背心蹲坐在女警腿边,背脊挺得很直,金色的眼睛盯着面前的车来车往,威风凛凛的,像个皇帝。
  “祖玛在前面吗?”
  金叫了几声。
  雷德松了拽在手里的牵引绳,于是金毛犬颠着小碎步跑过去,穿过黑白相间的斑马线,蹲在女警和警犬面前。
  
  
  

  
  
  20.
 

  “祖玛,我又来找你啦!”
  长相英俊的瞎子先生周深泛着恋爱的气息,冲前方不远处的女警察挥舞双手。要是此时手里有把伞,再下阵小雨,他简直就像旧时黑白默剧里的绅士那样跳起舞来。
  “哟,又见面了。”
  德牧先生冲面前目死的小金毛裂开嘴巴,眼神促狭。
  
  

  
  
  
  tbc.
  
  
  

评论(10)
热度(328)

© 黑羊_考研闭关潜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