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羊_考研闭关潜水

完结的文请戳tag【咩咩草圈】

=黑羊

ooc自我妄想流写脚

绑定画手尾巴太太!!!@尾乾

这人负能超重还会不定期敏感

关注请慎重,如果取了关就请别再关注。

另外关于目前吃的cp:

过激嘉左,嘉金真爱,但同时金的cp左右都吃,雷安雷不定,可拆可逆。

杂食,狗,如果我喜欢你我愿意吃你安利的一切cp并给你产粮。

百合目前站定凯柠,其他杂食

讨厌的人和产了天雷的粮而被我看到的人我一般不会废话,直接拉黑。

请不要在ky和文章无关的内容,也不要在文下过度语c

最后关于约稿=

Cp不限,也可约你的自创角色的文。

凹凸cp除了嘉右向,我一切OK。

私稿:30r千字
私稿车:40r千字

商稿:「不论开不开车都是」60r千字

有意者可私聊❤❤

你一生的故事

这个意境真是太棒了!!我永远爱慈老师!!我永远爱她!!!!我什么时候才能写出这种厚重到让人绝望文字啊!😭😭😭白活二十年啊我!

厌茶:

*嘉金
* 给咩咩的生贺@一只四脚兽_黑羊 ,一个生贺拖一个月也是没sei了吧


  我以前没有杀过人,今天第一次晓得人的生命可以非常脆弱。一把钝刀可以让坚硬的牙齿腐烂,一瓶安眠药可以让柔软的舌头僵直:人是多么无用的悲哀的存在,杀死了就会变成一把泥土,接着消失在人间。我手上的血,它可以若无其事地流入下水道,变成任何动物的食物,谁也不关心它生前属于谁,是不是令人毛骨悚然?一把小刀可以揭穿人的皮囊,该是多恐怖的事。我只要把刀抽出来,就可以看见这人的肺腑,他的肌肉,艳色的血,我在这时候想起了金。
  我要是不下手杀了这个人,我会饿死,金也会受苦。谁愿意让本就多灾多难的人生里唯一的爱人挨饿?我就是要说我爱金,不是肤浅的喜欢,也不局限下流的交缠,这个词对于我来说很广泛,因为仅仅只要看他一眼,我就不怕任何的疼痛;甚至是只要他活着,我的生命才因此变得有意义,而不是变成腐烂的尸体,谁也不想变成尸体。可能我头脑是有点问题,但这并不妨碍我喜欢他爱他,我不要他受苦。我活着是为了喜爱他,我生下来就没有王的未来,我只是尘埃罢了。
  那么死亡又是什么?谁让它前来分离人与人呢?我蹲在尸体前很严肃地思考这个问题,我想起金以前很天真地问我:嘉德罗斯,人们为什么要拔刀相向,两败俱伤,甚至在此之后也不愿意善罢甘休?我现在可以很得意地告诉他:因为我们爱的不是共同的人。
  他们有他们自己的爱人,我有我的钟意,二者没有任何理由可以比较,毕竟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分量。爱情和死亡都是很奇妙的,好比我很害怕哪天没有尊严地死掉,却不能容忍金死在我之前,这大抵就是我的爱情。我陪他十几年来悟出这个道理,还不指望他知晓,爱情就是苦痛,或是为他伤害别人。然后?然后我们就这样相拥着腐烂吗?那如果就顺应天命,烂,烂,烂,变成泥土混合血肉,还要被人踩在脚底吗?我们一同在贫民窟长大,还要在死后也不能脱身吗?
  我决定毁尸灭迹,这个想法很单纯,我甚至都不觉得恐惧。我误杀的男人,他下辈子也不一定好过,于是我摸遍他所有的口袋,恰好足够我们再吃两三天的饱饭;偷东西和杀人都是为了活命,这很悲哀,又叫人想哭。但是嘉德罗斯是不会掉眼泪的,哭泣是金的特权。我允许他展露每一分脆弱给我看,我可以包容他每一次哀恸,唯独不能接受他受苦。
  我一边把尸体往巷子里拖,一边考虑我下一步怎么做。我要把这具带来麻烦的臭肉变成垃圾袋里的老物,然后偷,抢,把钱换成食物吃掉。有人抢劫是为了活下去,有人偷东西则是为了吃饱,理由再怎么变化,也不过是因为这辈子生的不好。就好像我和金,像昨天晚上我趁他睡着偷偷抚摸他的头发,我们从诞生就难登大雅之堂,我连表达爱意都不会。他太懦弱了,连哭声都微弱,并且总是苍白地微笑一下,并不过多掉眼泪;但他的牙齿很锋利,咬在我肩头能够吸食出活着的血液。嘉德罗斯,嘉德罗斯。他经常这么呼唤,好像能给他带来财宝,但不过是贴近我的耳廓说出来的。他抱得那么紧,让我误以为下一刻他就要死了。
  金最近经常和我提到自杀这个念头,眼神还是那么干净,头发灿烂得就像新阳。他说:嘉德罗斯,我要是死了,你会不会好过一点?你是不是不用再东躲西藏?我觉得这个问题很好笑,因为我活着就是来爱他的,如何能做到对他的死亡无动于衷。于是我昨晚告诉他:你是不能死的,真的。你只要活着就可以救一个可怜人,就是我。他乖乖的和我点头:嘉德罗斯,我一直很听你的话。他对我笑的时候,眯起很漂亮的蓝色的眼睛,他的眼睛并不是那么贫穷,唯有这双眼睛告诉我他还活着。
  今天我就杀了人,背负了人命,他活着就可以宽恕一个罪人,他的生命也可以因此变得有意义吧。我手上的鲜血,我的刀,我的罪骨,只要他碰一碰,就不至于枯朽。我把杀人偷来的钱塞进裤兜里,用沾着死人鲜血的手指一遍遍抚摸它。我开始试着肢解尸体,这人的每一道骨骼,每一根组织都可以变成泥土。一个人的生命可以用一把微不足道的小刀清算干净,那他的罪恶也可以一笔勾销。谁愿意淌着眼泪苟且活在人世间?死了变成一点劣质的红色,就像金昨天兴高采烈展示给我看的指甲油。他没有多余的装饰品,不知道那是女人用的,我也没有告诉他。金的手指每一根都很瘦弱,那一点红色还可以给他人的色彩,不至于让他看起来像个鬼魂。他的眼睛,他的没有希望的眼睛很安静地看着我:嘉德罗斯,我们会不会死呢?他问过我很多遍,每一次都悲悲戚戚。我就低头去吻他,我说这是不可能的,因为我还活着,那我就不要你下地狱去受罪。哪怕我杀人,哪怕我入狱,你要是好好的,那么死亡也不足为惧。他就笑起来:嘉德罗斯是强大的人啊。
  
  回去的时候我把衣服换了,把尸体与刀装进垃圾桶,揣着来路不明的钱去买烟。我想等一下我抬着吃的回去他一定会很高兴,我不用再回答他怎么活下去。我可以杀人,偷东西,抢劫,他只要好好地活着。他总是躲藏在破旅馆的房间,一声不响地睡在被子里,把一双很干净的眼睛露出来看我。嘉德罗斯,嘉德罗斯,我喜欢你。他偶尔会小声地叫我,然后露出一个有点害羞的笑容。他要怎样才会在贫民窟生出这种笑容,只要我看上一眼,我就晓得万劫不复。他怎么可以想着去死呢?他那么好,我就要他活着。于是我抱着一大袋子食物往回走,我想着他窝在被子瑟缩里的模样,他的悲哀的笑脸,就觉得什么都不可怕。
  
  我回家的路上听见人群喧闹,每一声都不怀好意,血液自然地流入下水道,人体轻而易举变成过往,死去的人永远不会站起来。我走过漫长的街道,可以看到他们各自没有梦想,只是活着而已——我把脚步停下来,看到一个人,两个人,许多的没有面孔的凡人围绕着一具尸体指指点点。他们变成一个审判的圈,把那已死的灵魂困在里面。那死人还很年轻,骨骼碎裂,鲜血横流,也许他从楼上跳下来时没有犹豫过,甚至一心只以为这样就可以减少自己带来的麻烦,连自杀都如此干脆利落。他的金发被血染透了,终于变成谁也不注意的劣质的红色。他的指甲同样是那样可怜的红色,而我再不用给他涂抹什么东西来增添生气。现在他死了,不用挨饿,没有棺材,少一把黄土,把我丢在太阳下面。我看清了那张死去的脸,我觉得全天下都是冷的,但是我没有眼泪,我只要好好地在心里念几遍:金。我没有看见他干净的眼睛。
  
  他是自杀的。
  
  我忽然觉得头晕,浑身都痛,但我还看不出到底是哪里受了伤。谁曾经窝在肮脏的被子里问我生死,还有谁说过喜欢我,我觉得痛,是谁用刀刺到我腹部,谁又把我的尸体肢解,塞进垃圾桶里扬长而去。我慢慢蹲下来,摸出一支烟放到嘴巴里,我把眼睛紧紧闭上不让自己去看那凄惨的死亡。他的一生终于变成了尘埃。我想:这烟真呛啊,连眼泪都要出来了。

评论(1)
热度(299)

© 黑羊_考研闭关潜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