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羊_考研闭关潜水

完结的文请戳tag【咩咩草圈】

=黑羊

ooc自我妄想流写脚

绑定画手尾巴太太!!!@尾乾

这人负能超重还会不定期敏感

关注请慎重,如果取了关就请别再关注。

另外关于目前吃的cp:

过激嘉左,嘉金真爱,但同时金的cp左右都吃,雷安雷不定,可拆可逆。

杂食,狗,如果我喜欢你我愿意吃你安利的一切cp并给你产粮。

百合目前站定凯柠,其他杂食

讨厌的人和产了天雷的粮而被我看到的人我一般不会废话,直接拉黑。

请不要在ky和文章无关的内容,也不要在文下过度语c

最后关于约稿=

Cp不限,也可约你的自创角色的文。

凹凸cp除了嘉右向,我一切OK。

私稿:30r千字
私稿车:40r千字

商稿:「不论开不开车都是」60r千字

有意者可私聊❤❤

【嘉金】《神的肋骨⑲》

  
  *嘉德罗斯×被身体改造兼洗脑过的金
  
  
  *一条小鱼,小鱼,小带鱼。

  
  *脑洞片段,更不更看缘分的

  
  *金说的话都是嘉教的,也可以说金会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嘉德罗斯。

  
  *虽然崩坏脑残歪曲剧情重度ooc,但我不要脸啊。
  
  
  *角色人物属于七创爹,ooc属于我。
  
  
     *我可能要死在推倒剧情上了【抓下一把头发.jpg】
  

  *算是人设文????
  

        *评论我可能就不回复了大家不要介意orzz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中间剧情我压根就没想过【自打脸】,没准下一刻就直接被我快进到结局了你们要准备好。【现在基本不可能了😭😭😭】
 
  
  *如果可以请多给我评论qwq
  
  
  
  
  <<<<<<<<<<<<<<<<<<<<<<<<<<<
  
  
  
  
  嘉德罗斯做了个梦。
  
  
  
  面前是实验室昏暗的过道,梦境中的他应当是赤着脚的,因为从地面蔓延至脚底的凉意清晰到无法忽略。但很奇妙,“这是个梦”的认知在他脑海里明灭闪烁着。
  
  
  
  身体与灵魂是两种很有意思的事物,明明是截然相反,不可触及的存在,却是构成完整生命必要的两部分——就像理性与感性,互相矛盾,却又密不可分。
  
  
  
  譬如此刻,明明嘉德罗斯知道自己应该睁开眼睛强制脱离幻梦,可他又无法抑制的朝那条昏暗过道之中前行而去。这是熟悉与陌生混杂的道路,细碎的灵光在他面前汇聚成一只手指大小的蝴蝶,在前方轻盈的扇动着翅膀。
  
  
  
  它飞舞着,却又不曾远去,仿佛在催促站立于原地的人造人,指引他朝前行去。
  
  
  
  半神看着面前飞舞的蝴蝶,冲面前的美丽小虫伸出手。闪烁着灵光的蝴蝶在空中盘旋了几圈,乖巧的停在伪神指尖,然后被嘉德罗斯一把捏碎。
  
  
  
  破碎的灵光从指缝里溢出,倒映在那双黄玉做的眼睛里,只剩漠然。碎掉的光点散在空气里,它们悬浮着,跃动着,在无形的力量下重新聚拢,组合。直到拼凑出一只新的蝴蝶为止。
  
  
    
  嘁,捏不死啊。
  
  
  
  心底无趣的嘀咕了声,这次嘉德罗斯却没有再次捏碎蝴蝶,而是让那只漂亮的虫子往前飞去。他跟在那点微光的后面,一步,又一步,最终停驻在过道边沿某扇敞开的电子门前。
  
  
  
  “ji……啊……”
  
  
  
  “白痴,把这两个音节连贯起来,舌头不许翘。”两个小小的孩子坐在观察室的中央,状似交谈,那两道身影是半透明的,透过身体可以隐隐约约看见另一侧的壁脚。这让他们看起来就像两只停驻在回忆里的小幽灵。五颜六色不同形状的积木散落在地上,就像被肆意泼在地上的油彩,给这座冰冷的囚室增添了几分生气。
  
  
  
  蓝眼睛的小孩被眼眸灿金的孩童捏住下颚,颇为吃力的张着嘴,尽管这样他还是在尽全力发出类似于“a——”的音色。可能是因为舌尖无意识勾起,小孩的尾音总是带着点小小的饶舌。
  
  
  
  就这样重复了几遍,前方的男孩仿佛是被耗尽了耐心,他捏着孩童的下巴,将手指伸进对方口中,按住那条不安分的舌头。
  
  
  
  “就这样发后面那个音。”
  
  
  
  于是就这样,维持着这个动作,眼眸湛蓝的小孩把“a——”这个音节重复了好多遍,直到舌尖不会再次在手指底下卷起。抽出手指,也不顾上面还沾着对方的口水,他抬了抬下巴,冲小孩说。
  
  
  
  “把刚刚那个字再念一遍。”
  
  
  
  “ji…a……jia……嘉……”
  
  
  
  从迟钝到缓慢,再从缓慢到流畅,嘉德罗斯就这样看着前方的孩子,念出了自己姓名的第一个字。
  
  
  
  就像是场全息投像,所映照出的画面在孩童说出那个字之后就全数消失。一切都没有了。孩童、积木,和面前飞舞的光蝶,都在这片重新陷入黑暗的空间里黯淡下来。
  
  
  
  嘉德罗斯试探着往前迈出脚步,梦境中的黑暗完全封锁了他的夜视能力,此刻的他就像是在无光之处摸索前行的瞎子,只能凭借其他的感官来预测面前是否有阻碍物。
  
  
  
  他踢到了什么。顺着声音,他慢慢蹲下身体,朝四周试探摸索。
  
  
  
  最终他还是把那个东西捡了起来,而在拾起的瞬间,嘉德罗斯也看清了手里的事物——那是块坚硬的,带着微微潮意的正红色积木。
  
  
  
  上面用尖锐的菱角刻了四个字。
  
  
  
  嘉德罗斯。
  
  
  
  大赛榜首醒来的时候太阳正高悬天际,过于热烈的阳光蒸发水汽将空气都变得炙热干燥,让常人汗流浃背的温度却是令嘉德罗斯感到舒适。人造人金色的眼睛往自己所处的树枝下梭巡,他看到雷德靠着树干睡得头一点一点,脑袋就算被祖玛按住也无法控制身体黏向对方的趋势。
  
  
  
  梦境中出现的家伙此刻正抱着膝盖坐在树底下凝视手里的游戏机,作为嘉德罗斯血液的承载体,少年的身体也有十分强悍的自愈能力,仅仅两天就能拆掉纱布活动手臂,但他仍旧只是呆呆的盯着掌机的屏幕,没有打开它——因为擅自阻挡暗器的原因金被嘉德罗斯禁了游戏,而且之后人造人都没再跟少年说话,单方面冷战了整整三天之久。
  
  
  
  “蠢死了。”嘉德罗斯摘了颗没熟透的果子,砸向金低垂的脑袋,在果子砸中对方的下个瞬间,他对上了少年的双眼。
  
  
  
  “嘉德罗斯。”
  
  
  
  他听见金喊了自己的名字,语调和梦境里面一样柔软。于是他也勾起嘴角,露出一个和梦里相似的恶劣微笑。
  
  
  
  “这几个字倒是说的顺溜,看来还没蠢到家啊,你这家伙。”
  
  

  
  
  
  
  tbc.

评论(25)
热度(756)

© 黑羊_考研闭关潜水 | Powered by LOFTER